Economist Feb 23rd 2019

本月稍早時,埃及的吉薩金字塔以及附近的人面獅身像,都披上了「中國紅」。而始自1961年起的金字塔聲光秀,其觀眾(許多來自中國)則受到另一種前所未有的招待:以中文講述。

這個活動的贊助者是中國政府。中國政府以中籍遊客日益漸增的影響力自豪著。自2012年起,中國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遊客出產國,去年近1.5億的遊客出國。這些遊客的支出 — 在2017年超過了兩千五百億美金 — 遠超過美國遊客。中國官員知道,這些遊客買到的是影響力。以埃及為例,中國將埃及視為一帶一路(一個通過大規模基礎設施支出來提升中國影響力的計畫)的區域樞紐。中國對埃及旅遊業的支持,是感謝埃及熱情的一種方式。

中國甚至使用了「旅遊外交」這個詞彙。共產黨喉舌人民日報說,這已經成為中國外交政策「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一種工具。而正如中國旅行團可以交到朋友,切斷旅行團也可以用來表示不滿。一些分析家稱這樣的戰略是將國外旅遊「武器化」。在中國旅客扮演重要經濟角色的國家裡面,任何可能會被中國箝制人流的行動,都會馬上引發焦慮。

紐西蘭正是這樣的國家之一。旅遊業是該國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造訪紐西蘭的遊客中,中國客佔第二位,僅次於澳洲。因此,本週預計在威靈頓舉辦的中國/紐西蘭旅遊的開幕儀式取消後,引起不安也是可以理解的。紐西蘭引述中方說法 「時程有變化」,但外界猜測,取消的理由是因為中國對紐西蘭感到憤怒,因為紐西蘭對華為製造的5g技術安全性表示憂慮。

環球時報(由人民日報控制)發表了一篇文章,說中國對中紐旅遊年熱情已衰退,這讓紐西蘭感到緊張。環球時報說,「緊張的政治關係」讓潛在的中國旅客「聯合抵制」,並引述了一位北京民眾的說法:「紐西蘭從背後刺傷我們,還想要我們的錢?真是雙面人。」

中國的不滿可能會消退。2月19日時,紐西蘭總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否認了一篇報導內容。那篇報導指出,紐西蘭政府禁止紐西蘭電信使用華為設備。她說對華為要怎麼處置,最終決定還未做出。以攻擊外國人為商業模式的環球日報也許偏移了政府路線。人民日報海外版則傳遞出非常不同的訊息;2月15日一篇報導指出,中國遊客對紐西蘭的「熱情」正「持續上升」。報導並指出,中紐旅遊年的活動「就要展開」。

中國政府從來不承認,他們拿旅客人數來懲罰其他國家,但他們的確這樣做。拿台灣來說;台灣在2008年親中的馬英九勝選上台後,中國遊客就急速增加。馬英九在2016年下台,換上了對中國抱持懷疑態度的蔡英文。中國旅客數,由2015年的四百二十萬下降到去年的兩百七十萬。中國政府直接或間接地對旅行社施壓,以減少旅行團的數量,是最可能的原因。

在南韓於2017年啟用美國導彈防禦系統薩德後,南韓也面臨了劇烈的中客下滑情況。到了去年,禁令似乎有些鬆綁。2018年共有五百萬中國遊客造訪南韓,前一年度則為四百萬。但這個旅客數,仍遠低於設置薩德系統前。

日本、菲律賓也深受其害。2012年,時值中國反日遊行爆發,當年度的訪日中客便劇烈下滑。但到了2014年,又回到歷史紀錄。2012年時,有些旅行社暫停出團到菲律賓,因為當時中菲在南海對峙。而在目前親中的杜特蒂執政下,則沒碰到這樣的情況。菲律賓在一年前宣布,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旅客第二大來源國,僅次於南韓。

旅客數量下滑多少,與中國政府干預多深的關係,難以衡量。但中國民眾的愛國情緒(雖然往往受到官方言論影響)往往也是一個重要因素。一位旅遊業人士表示,當他們意識到外交關係惡化時,他們會主動減少出團到某個國家。

土耳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旅行社表示,土耳其一直享受著中客暴增的紅利,多虧了電視實境秀(以熱氣球為特色) — 這是個相當典型的原因。在2月9日時,土耳其稱中國對新疆穆斯林的「再教育」勞改營是「重大人道恥辱」。中國則對中國遊客發出了土耳其的旅遊警告,正如之前對加拿大所發出的一樣。加拿大也捲入了華為的爭執中。

太平洋小島國帛琉,則提供了另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例子,證明了中國遊客對政府干預假期的適應能力。2008年時,僅有六百五十位中國遊客造訪帛琉,到了2015年暴漲到九萬一千人,接著人數開始下降。也許部分理由是官方旅遊手冊上,帛琉並不是「出境旅遊目的地簽證」的國家 — 這只有中國外交夥伴才能享有,而帛琉是承認台灣的。但許多中國遊客樂於忽略這點。中國政府可以阻止團客,但很難控制個人旅遊。即便富有盛名的水母湖因為保育理由關閉,去年仍有五萬零兩百位中國遊客拜訪帛琉。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