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 12th 2019 by 唐鳳

這是「如何修復民主」系列的第三篇。

2012年時,台灣一部充滿爭議的政府宣傳廣告提出了一個奇異的想法:「不要浪費時間討論政策了,讓我們打好基礎、把事做好。」作為對這部廣告的回應,四位具有公民意識的程式設計師,做了一件完全不同的事。

這些「公民駭客」 — 意即有政治意識,並擁有積極思想的電腦工程師 — 建立了一個監督台灣中央政府預算的系統。他們讓主計總處的數據能被簡單地存取、了解及互動。大眾可以在每項預算中給分及評論。這成為g0v運動的基礎,也是現今世界上最活躍的公民科技團體之一。

從那時開始,台灣將線上整合視為治理重心。這個想法在於,將科技帶入公民生活的空間內,而不是期望公民進入科技的領域。這個前提在於:政府必須先相信人民有訂定議程的力量;然後人民才能讓民主運作。

台灣並不是一直都享有自由,不管是數位還是其他自由。1987年才解除長達接近四十年的戒嚴,第一次總統直選在網路剛起飛的1996年。在那時,台灣擁有堅韌的公民社會,這個公民社會建立在社群組織的歷史實踐上,利用協作行動來找到共同的解決方法。

台灣島大約有四百公里長,用高鐵旅行的話不到兩小時就結束了,這是設置網路的優點。「寬頻是人權」也是政府政策的核心。超過12歲的台灣人,約有87%能上網。對擁有兩千三百萬人口的台灣來說,在網路上公開討論比去投票更自然。

今日,習慣於威權統治的世代,與習慣於自由的世代共存,有時互相碰撞。然而,貫穿數位民主的是協作參與。

台灣國家及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稱作「提點子」,而台北市政府在一些預算案中,也導入g0v系統讓大眾參與。數據形象化讓大眾知道哪些東西分配在哪裡。「提點子」平台已有超過四百萬人參與,且不只是預算議題。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個平台上發起請願。一旦收集到五千個簽名,相關部會就必須公開回應。

作為數位政委,我在每個部會建立了「開放政府聯絡人制度」。他們的角色是連結大眾跟公部門,以及成為部會合作的渠道。無論提案何時產生,都能舉行協作會議,讓政府部門跟受邀民眾一同討論,共同制定新政策。

至目前為止,我們舉辦了超過四十場協作會議。我們集合了利害相關者來尋求解決方案,無論是改善所得稅申報的經驗、偏遠城鎮的醫療資源分配,還是平衡國家公園內部漁業、海洋生物多樣性等議題。

在公部門採用公民創新,需要建立一個監管、維護和問責的制度。因此,為了擴大公民科技的影響力,政府、科技社群及企業共同建立一個協作生態系統,是很迫切的:程式能以過去辦不到的形式支持民主價值。

只有透過與目前的法律制度整合,在法規的支持下,社會創新才能推動監管創新。比如說,我們在2017年推出了監管沙盒,讓企業能在某段時間內,在不受法律限制的情況下自由地進行實驗。這也是為了刺激如金融科技實驗、無人車及其他創新事業。

公共參與立法的另一個重要驅動因子是vTaiwan平台,這是由g0v推動的社群。(「提點子」由政府經營、維護,而vTaiwan則由公民經營、g0v維護。)之前vTaiwan上熱烈討論Uber的法律地位,用人工智慧來管理對話。這讓不同意見方最終在2016年共同推出「多元化計程車服務方案」。2018年時,vTaiwan也成功地協助制定平台經濟的相關法規。

除了降低民主的障礙外,這種方法也是相互理解的過程。當大眾看到協作合作的結果,就會導致更多人參與。只有透過這種循環,公民才可能提供具體的建議,進而使用、調整及貢獻給公民科技社群。

行⁠政⁠院公⁠共⁠數⁠位創⁠新⁠空⁠間的目標,是把這些實驗結果帶給世界各地的人們。我們已拜訪了紐約、多倫多、馬德里、東京和香港,與民間科技社群共同舉辦研討會,分享民主創新經驗;例如開放政府聯絡人制度及協作會議。g0v計畫已移植到國際上,「g0v義大利」就於2018年成立。

國際合作不再僅僅是政府之間的協議:還與建立共同價值觀有關。比如說,去年總統盃黑客松上,跨部門團隊「Water Saviours」利用機器學習協助管線維修,準確率達到70%。紐西蘭政府邀請這個團隊共同製定解決漏水問題的方案。

人們經常問我,民主的未來會是怎樣。對我來說,民主的未來,將奠基於聆聽的文化。台灣沒有代議民主的「舊傳統」(這裡用了科技字彙legacy system),而網路又高度發達。這意味著,我們可以實現不同模式的民主。如蔡英文總統三年前的就職演說所說:「以前的民主是兩個價值觀的對決,現在的民主則是不同價值觀的對話。」

在整個世界正在重新思考治理基本要素的此時,台灣的數位民主 — 人民主動,政府即時反應 — 可以作為公民與國家新合作樣態、二十一世紀對話方式的示範。

--

唐鳳是台灣的數位政委,也是世界上第一位公開跨性別身分的政府部會首長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