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 28th 2019

梅伊(Theresa may)原本應該要在本周帶領英國離開歐盟。但並沒有,英國還留在歐盟然後她自己宣布要離開。她的脫歐協議經歷數個月批評後(最後英國在上週被迫向歐盟要求將3月29日的期限向後延),梅伊投降,宣布她會離開。她承諾出身的保守黨,英國一旦正式脫歐,她就會下台,將英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關係、下個階段至關重要的談判,交給她的下任。

經過數週的混亂之後,過去幾天的發展,看起來英國好像終於到解決危機的方法。梅伊的重大犧牲,是為了說服已不聽指揮的保守黨議員,支持她那版不受歡迎的脫歐協議。看起來更為前途光明的是,國會正在起草自己備案。從本週起,將進行一系列的投票。若梅伊版再度失敗,這個版本可獲得過半支持。

但實際上,首相承諾下台,並沒有解決國會對脫歐協議的歧異。梅伊宣布準備下台,反而會加深這些歧異。

在數周的壓力過後,梅伊做出這樣的宣布。兩年前看來立於不敗之地的首相,權威已慢慢乾涸。首先,2017年的選舉中,保守黨原本以為可大獲全勝,但卻失去了過半席次的優勢。她不受歡迎的脫歐協議經歷兩次挫敗,且是史上最懸殊跟接近最懸殊的差異。她也沒有任何值得稱道的內政成就。她也不太能控制住自己的內閣,更別說是保守黨了。在英國脫歐上,梅伊處在很不利的情況上;而她又處理地異常糟糕。

現在的混亂局面是,英國發現就算拋下已無能為力的首相,也無法真的大步向前。儘管梅伊再三請求保守黨的異音支持,梅伊版的脫歐協議還是沒有任何改變,也沒獲得任何喜愛。這樣神風特攻隊式的姿態,原本成功的機會就很稀微。一些死硬脫歐派,包括一直以來對梅伊版協議嗤之以鼻的強森(Boris Johnson)及芮斯-莫格(Jacob Rees-Mogg),認為現在最可能的選項是國會版提案,這會讓英國更接近歐盟。梅伊承諾下台,給了他們一個立場大轉彎的藉口。但她的處境仍然困難。北愛爾蘭民主聯盟黨的十位議員,以及數十位「斯巴達」保守黨脫歐派議員,仍堅持不同意。在梅伊版協議完全沒指望前,也不可能次數無上限地被國會反對。

梅伊承諾下台無法解決脫歐困境的根本原因是,這只會讓國會的分歧更加大。即使有足夠的國會議員支持梅伊版,也不是因為他們突然就同意梅伊的方向了,而是各派系相信,在梅伊下台後,他們就有機會能掌握下階段的談判。死硬脫歐派夢想,他們其中一人最後可在布魯塞爾呼風喚雨,並展現給世人看該如何與歐盟談判。還在復原的親歐派,將努力協調出一個軟脫歐。無論是脫歐派還是留歐派,都還認為只要立場夠強硬,還是有機會贏。而讓舉旗不定的梅伊下台,只更強化了這樣的想法。這是一個幻想,卻得冒著把英國帶回脫歐優缺點辯論原點的風險。

本周,最令人振奮的消息,就是國會已開始尋找擺脫這種妄想的方法。在戲劇性地搶奪下議院的議程權後,國會在正式舉行投票前,已開始討論各種實際的脫歐選項。經過兩年幻想各式各樣的脫歐生活後— 正如第一任脫歐大臣(現在是第三任)所說「只會更好,不會更壞」—,國會終於開始面對嚴峻的脫歐利弊。加嚴管控歐洲移民意味著離開單一市場;規範不同,必定會成為貿易障礙;北愛與愛爾蘭間維持開放邊界,英國將無法採行獨立貿易政策。本週的意向投票,提供了一個找到妥協方案、讓國會議員能同意的可能性。這是對梅伊的非難;若她能在脫歐協議開始前表達自己的意見,就不會落到現在的處境。

本週的投票,並沒有某個方案出現明顯多數 — 即使下周再試一次,也可能沒有。但也別現在就輕易取消。許多議員傾向將國會達成的協議案,再次送交公投。而某項關稅同盟的提案,僅差八票就過半。問題在於,如果梅伊因為自己版本的協議案沒過而留在首相大位上(如唐寧街所暗示的),那她可能成為國會版脫歐協議案的阻礙。而如果她下台,新首相可能會認為自己完全不需要受到國會版本的束縛

而這就是梅伊宣布要下台,會造成英國脫歐更複雜的最後一個原因:繼任者含糊不清的民意授權。新上任的首相可能會想設定他或她的方向,而不是直接接受國會議員的指示。新首相將由十二萬名保守派黨員選出,跟選出整個聯合王國意見多元的國會相比,保守黨黨員白人居多、年紀較高、更富有,且傾向硬脫歐。新首相的民意授權,無法完全反映一千七百四十萬票的脫歐民意,更別提一千六百一十萬票的留歐派了。國會怎麼可能馬上願意與新首相站在同一陣線?

無論怎麼看,梅伊的下台都讓英國脫歐的路線變得前所未有地不確定。所有的選項 — 包括直接崩潰、長期延後脫歐、取消脫歐 — 都仍有可能發生。

這也是為何脫歐所需通過的種種法案,一個較佳、也可能是唯一的方式,是國會妥協出一個計劃,並讓全國公投確認。一個穩定的同意多數,是下階段協商的必要基礎。如果梅伊不贊同這樣的做法,那她就必須下台。但即便她下台,也還遠遠不足以解決問題。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