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U942
Economist Jan 13th 2005

儘管在台灣與中國大陸中間存在著敵意,但他們的經濟現在互相依賴著,James Miles說。而這有助於他們保持和平狀態。

「還我河山」,一座位於金門(也以Quemoy聞名)軍事陣地中所出現的標語。金門,一個被台灣所控制的小島,同時跟廈門,一個被共產中國政權所掌握的港市,同樣籠罩在受污染的煙霧中。

由台灣的「政戰」部門所選,這耳熟能詳的標語,是島上軍事堡壘中重要的冷戰遺跡。台灣的國防部也不會說這是幹嘛用的;但這些傳播標語最早的目的,是要粉碎共產黨在1949年國共內戰尚未有結果時,想要將台灣收回成為「完整」中國一部份的信心。中國當然也有他們的大聲公廣播器。但兩邊的廣播都在1991年平息下來,這十年間兩邊都把大砲放在他們的廣播設備上。

奇怪的是,中國方面現在可能還寧願台灣想要「反攻大陸」,但這些標語跟廣播都已經是落伍、趕不上時代腳步的東西了。台灣的國防部門,由那些出生在大陸,或者是父親出生在大陸的軍官領導著,早就發現他們無法跟上這個島上迅速變化的腳步了。這些日子以來,台灣政府的目標是自中國訴諸獨立 - 理想上是要永遠的 - 當然他們不敢說出來。但是這個每天廣播要與中國統一的廣播站一直到去年九月才停用。

中國知道台灣愈行愈遠。從2000年開始,這個島由陳水扁領導著。他是國共內戰後,第一位非國民黨籍的總統。他所屬的黨,民主進步黨目標是要讓台灣正式地從中國獨立,想要直接從中華民國,現在的國號,改名為台灣共和國。陳總統曾鄭重地說他不會馬上走到這步,但中國的領導人並不相信他。中國方面曾經警告若宣佈法理上的獨立(de jure independence),像是更改國號,就是意味著戰爭。

悲觀主義者 - 多數在北京和華盛頓 - 認為在陳的剩下任期間(至2008),台灣中國間的緊張關係可能會升高,甚至到達動武的階段。這樣的戰爭,可能會牽扯到美國 - 台灣主要道德以及實際上軍事需求的提供者。若美國決定介入,兩個擁有核武的國家將會對陣。而日本,基於美國可能釋放出某些好處(如果他們決定幫忙保護台灣的話)也會將自己捲入。整個區域將可能會一團亂。

但是中國(經濟上的)和台灣(政治上的)的進化超快速,所以說任何基於現狀的談論都是無意義的。台灣順利和快速的民主化,讓人民重新定義他們的認同。他們越來越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了。他們是台灣人,而「大陸人」是外國人。在中國也是一樣,民族主義者的情緒正在追求,讓國家變得更富有,武力更強大。

對中國的懼怕抑止了台灣的民族主義。12月的國會選舉,國民黨以及其盟友令人驚訝地保持了在立法院的微細多數。這些黨贏得選舉的原因是靠他們較不直接衝撞中國的態度,儘管許多本地台灣人都不太喜歡他們。但在這個區域,以及美國,都害怕陳總統會繼續惹惱中國,到哪天中國失去耐心然後訴諸武力。

這份報告將會說明,這種衝突發生的機率很低。儘管中國民族主義者到處都是,但沒有證據顯示,從過去的25年間的務實對外政策轉移到民族主義。而台灣方面,雖然領導人都愛講大話(braggadocio),但其實也是十分務實的。不只是中國、美國、日本或其他強權,沒有人希望他們走過頭。在同樣小以及細微的地方(現在以台灣被認知著)更改國號或是重新定義領土並不會獲得什麼好處反而可能會損失很多。陳總統可能會對於美國那隻壓抑的手感到憤怒,但沒有美國,他什麼都不能做。

也有另一個顯著的轉變正在進行中,而這對邁向戰爭來說,會是一個有力的煞車:在台灣(世界第二十大經濟體)、中國(世界第七)以及美國(世界第一)之間快速的經濟整合以及依賴性。厄運論者,那些幾年前對於台灣製造業遷移至中國,警告台灣經濟會因此被快速掏空的傢伙現在已經證明是錯的了。中國,在台灣充分的幫助(但又不損其自身)下,成了世界上一些IT產品最主要的製造基地。就算一開始是懷疑論者的陳先生也開始了解到,台灣唯有減少一些橫跨在兩岸人民、貨品、資金流動的阻礙,才能獲得好處。

在接下來的幾年內,會有許多支持台灣獨立言論的辯論,陳總統提出2006年憲改以及兩年後實施的計劃(譯按:嗯……)。但如果他夠理性,他在位的八年最主要的目標應該不是讓台灣真的獨立(但,在幾乎每個層面來說,都已經獨立55年了)而是和中國好好相處,獲得前所未見的利益。要達到這個目標,他必須要很有技巧,也要很小心地在乘著台灣認同的潮流前進。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