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5SU2
Economist Jan 13th 2005

台灣的居民正在發展他們獨特的身分認同

台灣對於電視播放的戲偶劇有著無比的喜愛,某種程度上完整地告訴大家,什麼是台灣人。布袋戲,是一個無所不在的台灣文化以及政治特色。台灣最大的布袋戲公司,霹靂國際說,一年的營業額大概有三千五百萬元。幾百萬人會去出租店租霹靂這星期最新的DVD。早期布袋戲偶動畫是僵硬且笨拙的,但擁有中國元素人物的個性、習慣和劇情陪伴著他們以前的觀眾,從小孩到成人。政治人物也喜歡將他們自己比作布袋戲裡的英雄。

台灣的兩千三百萬居民將布袋戲視為台灣人。可是布袋戲人偶的特性都是源自中國大陸的。這個用手操作的戲偶。約300年前從中國福建省沿岸傳到台灣來。「布袋戲」是中文標準說法,一種國民黨強迫台灣人使用的語言。但多數台灣人還是說福建腔。他們是一些為了逃避災禍而跑到台灣的福建人後裔。有一些人可以追溯他們的血統到台灣的原住民--南島語系居民,一種和印尼以及菲律賓人類似的人種。中國在17世紀晚期,在平定一場叛亂後,將這個島納入他的帝國範圍內。

1895年,中國在一場爭奪朝鮮半島的戰役中敗給日本,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與日本的文化繫帶到現在還是十分深厚,也有許多台灣人對於日本殖民時期抱持十分正面的看法。但日本人並不鼓勵「台灣性」,在二次大戰末期,日本要求布袋戲要用日本的元素,並且用日文演出。

1945年日本結束統治,帶給布袋戲一些些喘息的空間。布袋戲現在得用中文演出了。1960年代,電視播放的布袋戲以「影響大眾工作」的理由禁演。在1990年,台灣正要走向多黨制的時代,布袋戲有消失的危險,但在他「糾結」在台灣文化復甦的浪潮中。吳素美,一位卡內基美濃大學的學者寫道。

儘管和中國還是有文化上的牽連,台灣的眼界現在看起來是十分獨特的。以陳總統和他的世代為例,為這個島上的民主以及台灣認同奮鬥幾乎是代表的是同樣的意義。這種精神也關懷著相對於「外省人」的台灣人,一個貼在跟隨著國民黨在1949年來到台灣民眾的標籤。外省人大約佔了百分之十五,依然提供國民黨以及自國民黨分家出去之政黨大多數的票源。但仍然不夠讓國民黨重新執政。民主迫使這些人也要變成台灣人。

台灣的國立政治大學在過去十二年間所做的「台灣人自我認同調查」顯示出一個顯著的轉化。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比率從17%上升到41%,而認為自己是純正中國人的比率從26%下降到6%。這也給了北京政府一個警訊,不要一直以為是台灣的領導人在這個島上「去中國化」。

Chinese? Us?
中國人?我們?

台灣的反對陣營也抱持著這個觀點,當然陳總統正在追求一種「台灣性」,但他會這麼做也是因為這是受歡迎的。沒錯這種政策對於要和中國統一是不利的,但也似乎不代表著要打破現在和中國的模糊關係。民調顯示,希望台灣「越快獨立越好」的人只佔了不到10%,而這個數字近年來很少變動。當然中國的武力恫嚇起了不少作用。

但新的台灣認同所強調的東西讓民進黨很難再去掩飾他們對中國政策的模糊性1992年,台灣和中國名目上用非官方實體展開會談,來掩蓋官方的接觸,他們都接受「一個中國」的概念,但用各自的方法解讀。中國在前總統李登輝(國民黨籍,但是在台灣出生,且親日)1999年宣稱台灣和中國是不同的兩個國家後停止與台灣的會談。

而現在談論「一個中國」,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對台灣的政治人物來說變成一件很危險的事。馬英九,國民黨超有男性魅力的台北市長,被認為是他們黨未來的領導人,說使用這個詞彙對台灣的政治人物來說無異於政治自殺。中國方面則不會對馬英九認為,兩岸在統一之前應該維持兩德模式的言論感到開心。對中國來說,「台灣問題」是一場未結束內戰的延伸;中國覺得,兩個中國的存在就跟台灣宣佈拋棄他們的中國性一樣令人感到厭惡。

原文CSU936

陳所強調的台灣性雖然幫助他贏得選舉,也使中國受傷。但他也祇能走這麼遠而已。在即將到來的十二月份國會選舉,陳所宣稱的新憲激怒了中國方面,而這必須要經過複決。其他積極的做法包括更改國營企業和駐外使館名稱,台灣緊張的選民用選票拒絕民進黨和他的盟友成為國會裡的多數。

但中國也知道,用武力威脅並不會對台灣的中國認同產生幫助。一些北京的官員仍然希望透過經濟的整合,台灣人能夠重新認為他們是中國人,但許多人現在感到懷疑。「我的台灣朋友問我,我們跟大陸統一的話有什麼好處?」中國社科院的Wang Jisi說,「我也想不出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雖然中國對於十二月的選舉結果稍稍感到放心。中國還是擔心陳會打破他不更改憲法中國號跟疆域的承諾。美國也在擔心。2003年的十二月,美國總統布希在中國總理胡錦濤身旁,說反對「台灣領導人」有任何挑戰「改變現狀」的行為。陳總統收到這個訊息,暫緩了要將有關兩岸事務訴諸複決的激進計劃。

中國得意洋洋。「美國不希望看到台灣走向獨立,戰爭爆發的話美國得淌這攤混水。」張銘清,中國國台辦發言人說。「美國要打擊恐怖主義,還有伊拉克問題跟北韓的核武問題,他們不希望在台灣也發生任何問題。」

自從陳被布希責備了一番,陳總統打算修補與美國的關係;將兩岸議題的事先公開聲明草稿先給華盛頓過目。台灣新任外交部長高英茂說,他已經跟美國方面解釋過「陳總統是一個實際的律師,而不是一個政治白痴」。陳總統,高說,非常努力地「讓他自己控制住,台灣的政治浪潮,迫使他推向宣佈法理上台獨的那條線。」

但是布希政府並沒有完全被說服。他們和台灣方面,在陳總統即將發表的雙十國慶演說,有廣泛的討論。這演說會被視為對中國重要的提議。但讓美國人驚訝的是,演說裡加上了一些臨時的東西,且華盛頓當局並不知情。這挑戰了過去幾十年來中華民國與及中華人民共和國間的模糊地帶。「台灣的未來要由兩千三百萬人決定。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陳說。且為了讓每個人都清楚這個論點,陳說台灣是「一個36000平方公里的國家」,換句話說,就是這個島以及其他的一些離島。

在陳的黨裡頭的基本教義派以及其盟友,台灣團結聯盟,希望台灣可以重新制定憲法,來聲明台灣是法理上獨立的。他們認為台灣只有在2008年,北京奧運舉辦前才有這一點點機會。而中國,理論上來說,會在奧運前避免發動戰爭,以確保奧運的成功,證明他們的確是個強權。

在立法院沒有多數或是大多數人民不支持用複決決定的情況下,陳總統就算想做也無法。他個人可能比較希望用漸進的方式,而不是直接到底的正式改變。他在位時,在中華民國護照加註台灣的舉動激怒了中國。他最近希望用別的名字加入聯合國,現在他們希望用台灣,而不是中華民國的名稱進入。這觸怒了華盛頓,華盛頓官方認為他並不知道這個舉動所需冒的風險有多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