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20th 2017

監視持續了一個禮拜,最後得到回報。鹿兒島縣孜孜不倦的警察,日夜看著一台停在超市外面、沒上鎖的車,裡面放著一箱啤酒。最後,一名路過的中年男人決定自己動手拿。五名警察一湧而上,逮捕了鹿兒島僅存的幾名犯罪者之一。

日本擁擠的街道不總是很漂亮,但卻非常安全。犯罪率在過去十三年中年年下降,十萬人謀殺率僅有0.3,幾乎是世界最低了;在美國,這個數字是4。2015年一整年,有紀錄的槍殺案僅有一起。過去曾是一股強大犯罪力量的黑幫集團,也因為嚴格的法律、年齡的老化而削弱。(見下表)



然而,警方不僅僅沒有等著退休,人數反而還增加:巡警幾乎已是每個社區的標準配備。日本有超過259,000制服警察 — 比十年前還多出一萬五千名,那時的犯罪率比現在高得多。平民、警察的比例非常高,尤其是在東京,這個全世界都會警力最密集的地方 — 比紐約的警察還多出四分之一。

這意味著,許多在其他地方可能會被當成小事、不值得調查的案件,在日本卻會被大張旗鼓地重視,比如說腳踏車竊盜或是持有非常小量的藥物等。一位婦女形容,在她通報掛在衣架上的貼身衣物被偷後,五位警察擠進她狹小的公寓中。有一個二十二人的團體,自行種大麻並跑到荒廢的農村裡吸食,為了逮捕這些人還成立了一個調查小組。

事實上,京都大學的高山佳奈子教授認為,隨著警方越來越沒事做,他們對於「甚麼構成犯罪」這件事,變得越來越有創意。她說,最近一個案例中,警方逮捕了一群分攤租車費用的人,認為他們要做無牌計程車。有些縣則開始起訴騎自行車闖紅燈的人。

2015年時,有一個人在安倍總理的海報上,加上了希特勒的八字鬍而遭到逮捕。高山教授說,警探開始在沒有得到同意的情況下在校園出沒,監視「問題學生」。警方開始抓自行車騎士的理由之一,可能是為了要填補駕駛違規下降的部分(同志社大學的Colin Jones說,無論是開車還是自行車騎士,都可以透過參加認證的駕訓學校講習,來避免罰款,而那些駕訓學校通常都是退休警官的安置處)。人口最稀少的北海道,該地警方在十五年前,曾與黑道共謀走私槍枝進日本,這樣才能達成槍枝取締的配額。

找事做,有時候也是有好處的。儘管生育率下降,但家暴案例的通報,自2010年後幾乎成長了兩倍。這代表著警方開始介入家庭領域,而過往日本警方是不願意這樣做的。

即使對日本司法制度有所批評的人,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制度還是做對很多事。再犯率很低,而且為了讓年輕的罪犯遠離監獄系統,日本下了很大的努力;警方與雙親合作,讓年輕人不惹上麻煩。成年人的入監率,遠低於大多數的富裕國家:日本每十萬人是45、英國是146,美國則是666。

但警察還是出奇地沒效率。即使有這麼多警官、這麼少犯罪事件,他們的破案率還是不到30%。自白是多數案件起訴的依據,但通常是在脅迫的情況下所做出。即使做了那些調查,法院還是駁回了鹿兒島啤酒小偷的案件。公設辯護律師安田好弘說,日本幾乎沒有犯罪,不是因為警察,而是因為人人心中有個小警察。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