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Feb 27th 2020

談到公衛,誠實比希望更值錢;在過去幾個星期中更是明顯。中國於去年12月爆發的COVID-19,將會蔓延到全世界。多國政府告訴人民說,他們將會阻止這病毒。但他們更應該做的,是開始為人民做好大爆發的準備。

因為有關此病毒的資訊尚無法全面得知,各國官員將必須在無法得知全貌的情況下採取行動。廣泛的預測是,遭受感染的國家中,25%至70%的人民將會染病。中國的經驗告訴我們,大約有八成會是輕症、15%會需要在醫院治療、5%會是重症需要立即救助。專家認為,這個病毒的致死率,將是季節流感的五到十倍。季節流感的致死率僅是0.1%,就在一年內帶走六萬名美國人的性命。這個病毒可能會在全世界帶走上百萬人的性命。

如果這場大流行類似非常嚴重的季節流感,模型顯示,全球經濟成長可能會少兩個百分點,只剩下1%;如果更糟,全球經濟可能會萎縮。由於這樣下修的前景,S&P 500指數本周下跌了8%。

但那些結果,很大一部分都是取決於各國政府如何做,正如中國所告訴我們的。湖北省是疫情發源地,有五千九百萬人,超過六萬五千個確診病例以及2.9%的致死率。但相較之下,中國其他地方共有十三億人,但只有不到一萬三千個確診病例,以及0.4%的致死率。中國官方一開始壓制病毒新聞,鑄下了讓此病毒變強的大錯。但在病毒很大程度擴散到湖北省外之前,中國就採取了史上最大規模、最嚴酷的隔離行動。工廠停止稼動、大眾運輸工具暫停,人民被命令待在家。這提高了人們的防疫意識,改變了人們的行為。如果沒有這樣做,中國現在可能有數百萬確診病例跟數萬人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在這個星期大力稱讚了中國的舉措,但這不代表中國能當其他國家的典範。所有的隔離行動都有代價 — 不只是經濟上的產出,還有那些被隔離者所受的痛苦,有些隔離者即使有其他症狀也必須放棄治療。這些代價到底值不值得,現在下定論還太早。隨著中國為了尋求經濟復甦而放寬隔離條件,也許會有第二波感染潮出現。由於這樣的不確定性,很少民主國家會願意侵犯個人自由到中國那種程度。而從伊朗的疫情混亂情況來看,也不是所有威權國家都有能力控制。

但即使許多國家無法、或不應該完全模仿中國,其經驗還是給我們三個重要的教訓 — 跟大眾對話、減緩疾病的傳播以及讓公衛體制有辦法應付突如其來的爆炸需求。

與大眾溝通的一個好例子,是美國的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CDC在2月25日發布了清楚、毫不含糊的警告。反例則是伊朗的衛生副部長;他染病卻出席一場伊朗政府想證明疫情正在控制中的記者會。

甚至試圖善意掩蓋資訊都是自欺欺人的,因為這樣會散播不信任、謠言,最後就變成恐懼。由於病毒將不可避免地到來,不管是透露出「無論任何代價都要阻止病毒傳播」或是「討論這種病毒會太令人恐慌」的訊息,都會讓準備病毒到來的工作受挫。在各國政府躊躇的同時,俄國傳出的陰謀論已經引起了懷疑,也許是為了要破壞民主政體回應的可信度。

告知人民此疾病的最好時間點,是在大流行爆發前。一則訊息是致死率與年紀有關;如果你超過八十歲或有潛在疾病,則屬於高風險群;如果你小於五十歲,則不屬於高風險群。現在是說服大眾「未來染病中80%的輕症患者請待在家,不要蜂擁至醫院」的時機了。民眾必須學會常洗手、避免用手碰臉。企業需要備援計畫,讓員工能在家工作,並確保當重要員工生病或必須照顧小孩、長輩時,能馬上有代理人。新加坡是好例子,他們是從SARS(另一種冠狀病毒)學來的,早期溝通能抑制恐慌。

來自中國的第二個教訓是,政府有能力減緩病毒的傳播。消除疫情高峰意味著減少公衛系統負荷,這得以挽救性命。如果這個病毒跟流感一樣有季節性,則某些病例可能會推遲到明年冬天才出現,屆時醫生就能更了解該如何應對。而到了那時候,也可能會出現新的疫苗跟抗病藥物。

當某個國家的病例還不多時,可以一個一個追蹤接觸史,然後進行隔離。但當病毒已經變成社區傳播,這將變成徒勞無功。政府必須要做好過渡到社會疏遠(social distancing)的準備,包括取消大型活動、關閉學校、錯開工作時間等。由於存在著各種不確定性,各國政府必須選擇要變得多苛刻。必須由科學證據輔佐,國際旅遊禁令看起來很果斷,但因為人們還是會找方法移動,所以並沒有太大的保護作用。這也表示問題出在「他們」感染「我們」,而不注意「我們」間的感染。如果病毒已經像義大利、南韓那樣傳播開來,「輕武漢」型的小型封城,只會以很高的代價換取有限的保護。

仔細洗手
Scrub up

第三個教訓是,健全公衛體系,為即將到來的狀況做準備。這將需要艱苦的後勤管理;醫院需要防護衣、口罩、手套、氧氣罩和藥物。醫院應已開始儲備物資,應也會缺少諸如通風設備等設施。醫院也需要一個計畫,劃分出武漢肺炎患者的樓層病房、若醫護人員染病該如何處理、如何在重症病患中做篩選等。現在這些準備動作理應都已完成了。

這個病毒已暴露出中國威權體制的強項和弱點。這個病毒,接著將會測試染病各國的政治制度,無論是富裕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中國為各國政府爭取到一些時間為大流行做準備,各國政府應該善用這些時間。

原文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