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樂,祝大家平安健康!

今年的農曆年因為小朋友的緣故,過得有些出乎意料。主要是波波受到鞭炮過大的驚嚇、小波又在初一感冒發燒,整個年都不太平靜。

除夕
帶了稚子稚女,所以沒有開車,坐高鐵到台中後再換計程車回莿桐。一路上兩位小朋友都還算乖,波波只要坐高鐵就很開心;小波則是如同往常蹦蹦跳,不太好抱。回到鄉下一開始也還好,波波在房間裡面跳上跳下,東摸摸西摸摸,對於老房子有些好奇,一切噩夢都從黃昏時分開始。

農村嘛,過年放個鞭炮也很正常,我們那邊又是傳統三合院,基本上都是開放空間,隔壁放的鞭炮煙火,都非常有臨場感。波波本來就對聲音很敏感,也很怕鞭炮聲,晚餐前的一次鞭炮就讓這小妞慌亂不安加大哭,安撫了好久才平靜下來;算是安全地吃完了晚餐。哪知道晚餐後連續兩次超大聲鞭炮(應該還有大龍炮),突破了波波對鞭炮聲的極限,同時理智也整個斷線;相當害怕,哭到不能自己,也無法言語,只不停地哭說會怕會怕。

繼續哭也不是辦法,趕快在斗六市區找了間旅館住進去。幸好住進去後波波有冷靜下來,不過還是很怕,不停問說「把拔這裡應該沒有煙火?」九點上床,但一直到十一點才一面發抖著睡著,令人心疼。且任何一點聲音她都覺得是鞭炮或煙火,非常沒有安全感。

睡著前半夢半醒說了一句「波波跟底迪一樣勇敢不怕煙火」(因為小波一如往常淡定哥)後才入睡。入睡時全身發抖加上緊張地滿頭大汗,非常可憐的樣子。後來爸媽說還好我們有去市區住,不然那邊鞭炮一路放到凌晨。

初一
波波雖然睡不安穩,但也一覺到天亮,小波則好像睡不太好,且有點熱熱的。

起床後一段時間,小波仍然是這個體溫,溫度計一量高到38.8度,且有些懶洋洋的,趕緊帶去給當醫生的堂哥看。幸好也是兩個小孩父親的堂哥那邊有些備藥,簡單作了檢查,喉嚨沒發炎,吃了退燒藥以後有降下來,活動力也恢復,於是我們又從斗六驅車回莿桐老家。

一路上還算正常的波波,車一駛入院子口,波波整個人開始崩潰大哭,說這裡她會怕,不願意下車。不知道當父母的朋友們,有沒有小孩「崩潰哭」的經驗;波波的崩潰哭就是會哭到失去理智、加上哭喊、踢腳,且此時無論拿甚麼事情說服,都無法引開波波的注意力(包含巧虎她也不看),只能好聲好氣安撫。波波崩潰哭短則三五分鐘,長則可達三十分鐘(這次的鞭炮驚嚇都是這種長的)。

在車裡不斷崩潰大哭、且不願下車的波波讓所有在場的大人都傻眼(小波仍然淡定),眼看這樣下去不行,只好決定初一下午就提前回台北。另一個考量也是小波如果有變嚴重,看醫生也比較方便。等到波波崩潰完,試探地問她願不願意出車外,在波波首肯下終於得以步出車內。看她平靜了我又小心翼翼問波波說,如果下午XX姊姊、OO哥哥都一起來玩,要不要留在這裡。波波很堅定又很委屈地說「可是這裡有煙火我會怕」(波波還搞不清楚煙火跟鞭炮),主角都這樣講了,也沒甚麼需要遲疑了。長輩們看到波波這樣,也都很能體諒,不會說一定要留下來。

大堂哥還立馬去村裡,帶了波波的衣服去收驚,也拿了一些符回來(不是要給小孩喝符水,請放心)。

回台北的路上,波波看起來恢復正常,坐高鐵也很開心,只是會一直跟我們確認說是否回家就沒有煙火了,十足地沒安全感。路上我跟克小姐聊天說,這真是太荒謬了,簡直是落荒而逃。

回台北後急叩岳母來支援,波波看到外婆也很開心,平靜了一段時間。不過過年嘛,放煙火放鞭炮不分都市庄腳;即使聲音不像在鄉下近在耳邊,對於炮竹聲已經零容忍的波波只要一聽到類似的聲音就會大哭。初一晚上,除了大飯店以外也沒甚麼地方可以去吃,一向喜歡寬敞明亮有噴水池的波波雖然沒啥胃口但表現也還好。但越接近飯局結束的時間,波波就越坐立難安,開始有點歡,等到真的吃完要走時,又再度崩潰說不要回家,家裡有煙火她會怕。

雖然到家了但陣陣的煙火餘音,讓波波堅持不進門,一直大哭。只好先把老婆跟小波放在家,我跟岳母再帶波波開車出去晃。又去了一個寬敞明亮有噴水池的地方,買了幾個馬卡龍(波波稱作甜餅乾)後想說終於可以回家了。沒想到回家吃了沒幾口,外面的煙火鞭炮聲又把波波嚇哭(其實真的沒有很大聲,平常的話波波不至於崩潰,只能怪除夕那天陰影太大),又哭喊地要坐把拔車出去,在車裡才不會怕。

所以我跟岳母又再度把波波帶出門,在市區晃來晃去,想說晃到波波睡著。沒想到波波睡著兩次,但只要駛進地下室或是開車門,她就馬上醒來,一樣哭著不敢回家。最後到十點半還是進不了家門,最後決定今晚我跟波波還有岳母找間飯店住,先讓波波冷靜下來再說。

做這個決定真的也是萬不得已,波波雖然從小就歡,不過哭成那樣把我跟克小姐(我岳母應該也是)都嚇得半死。除了哭還有尖叫,且已經到不能言語的程度,除了說「會怕」、「要出去」以外,完全無法講別的事情。當時我們真的覺得再這樣哭下去,可能會出問題。不然放著老婆跟生病的稚子在家,也無法安心。

打了附近幾間飯店,找了一間有空房又有半獨立空間可以加床的飯店,立馬抓了件內褲就出發。看起來很荒謬,不過當時真的很可怕。在車上的波波仍然不願意講話且在啜泣,一直到進到房間以後,我問她說喜不喜歡這裡後,她才開口說話。在一個小時的哭喊後,終於說出第一個不是「會怕」的單字,我也才放了一點心。

當天晚上波波沒洗澡就睡了,我們也不敢強迫她,怕她又崩潰。不過不願意洗澡的同時,竟然記得要刷牙,小孩子真是有自己的邏輯。

飯店隔音很好,聽不太到外面的聲音,波波也得以安心入睡,一覺到天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