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Oct 1st 2016

1843年的9月,利物浦水星報報導了市內一場大型的自由貿易遊行活動,皇家劇院擠得水洩不通。新選上的國會議員John Bright,侃侃而談進口食品關稅去除的好處,跟新成立報紙「經濟學人」的立論相呼應。John Bright告訴他的聽眾,當他在拉票時,他曾解釋過「如果貿易受到限制,對石匠、鞋匠、木匠,以及各種技術人員會如何吃到苦頭」。他在利物浦的演說大受好評。

但過了173年,卻很難想像重要西方國家的政治人物,會由於他/她為自由貿易辯護,而受到稱讚。美國總統選舉的兩位候選人都並非自由貿易的支持者。在許多議題語無倫次的川普,在這方面倒是很清楚:外國人的不公平競爭,摧毀了美國的工作機會。他威脅要撕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退出TPP、與中國展開貿易戰爭。希拉蕊現在也開始譴責TPP了,而這份協議她曾協助談判,這有損她信譽。在德國(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國之一),成千上萬人在9月初走上街頭,抗議談判中的歐盟、美國貿易協定。

對貿易的反彈,只是對經濟開放影響普遍焦慮中的一種症狀罷了。英國脫歐投票反映的,是對大量、無限制移民湧入後,對社會福利、就業、文化影響的擔憂。大企業因利用外國空殼公司來避稅遭到譴責。這樣的批評,蘊含著某些事實:需要做更多事,來幫助那些因為開放而遭淘汰的人。但改善全球化還是要逆轉全球化,這兩件事是有天壤之別。有一種想法認為,全球化是一場騙局,只對大企業跟有錢人有利;這種想法是錯的。

真正的助貧政策
The real pro-poor policy

二次大戰後的數十年,全球生活水準有巨大進步,主要是因為世界貿易暴增的關係。出口貨品在1950年,僅占了全球GDP的8%,到了半世紀後,已經佔了將近20%。出口導向的成長以及外資,讓中國數億人脫貧,並讓從愛爾蘭到南韓的各國經濟體轉型。

說白一些,西方選民對於新興市場這樣非比尋常的財富轉移,並不是感到太舒服。但回到他們自己國內,自由貿易的整體好處也是不需爭論的。進行出口的企業,比那些只做國內市場的廠商生產力更高、支付更高的工資。美國半數的出口額,都是出到有簽署自由貿易協議的國家,即使這些國家佔全球GDP總額不到十分之一。

相反地,保護主義會傷害消費者,且對勞工也沒甚麼幫助。貧困國從貿易中所獲得的好處,比富裕國更多。一份橫跨四十國的研究顯示,如果跨國境的交易被終止,最富裕的消費者群,會損失的28%的購買力;但最底層的消費者將會喪失63%的購買力。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資料顯示,自歐巴馬2009年對中國輪胎課反傾銷稅後,美國消費者轉用非中國製輪胎的成本約是十一億美金。這個金額,分到1,200個所謂「拯救下來」的工作機會上,平均每個工作機會的金額超過九十萬美金。

開放還有其他好處。移民改善的,不只是他們自身的生活,同時也會改善接納國的經濟情況:自2000年後,抵達英國的歐洲移民對財政上來說,是淨貢獻,在2001年至2011年間,對財政挹注了超過兩百億英鎊。外資則帶來競爭、科技、管理訣竅跟工作機會,這也是為何中國對外國投資過於小心一事,令人失望。

你最近為我做了甚麼?
What have you done for me lately?

以上這些事實,都無法否認全球化有其缺點。自1840年代起,自由貿易的提倡者就知道這點,雖說絕大多數人都受益於全球化,還是有些人會被淘汰。而幫助這些被淘汰者的行動又太少。1999年至2011年美國製造業淨損失了約六百萬個工作機會,也許有五分之一是源於中國的競爭;許多失業者沒有再找到新工作。而事後看來,英國政治家對於歐盟新成員 ー 東歐各國移民所帶來的社福壓力,過於盲目樂觀。而雖然沒有出現對短期資本快速、無常的街頭抗爭,其跨境的消長、波動往往是有害的,尤其是對那些歐元區債務纏身的國家來說。

如我們本周特別報導所提到的,要克服這些缺點,必須要做更多事。美國僅花了GDP的0.1%(富裕國家平均的六分之一),在協助培訓失業工人找到新工作的政策上。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川普還是希拉蕊,都沒有政策是針對那些受到貿易、更便宜科技傷害的勞工,令人遺憾。在移民方面,可以仿效丹麥的例子,由地方政府的收益來分配新移民,這樣對學校、醫院、住房的壓力便可得到緩解。許多人認為,將簽署國綁定貿易協定的規則,是對民主的傷害。但有一些可利用共同規則的方法,來加強國家主權。共同規範跨國企業的課稅方式,可讓各國更能掌握財政狀況。利用協調的方式,來遏制易波動的資本流動,將可重掌國家貨幣政策。

這些是對保護主義、排外主義叫賣者的明智回應。對各國來說,最糟的答案,是完全否定全球化。本報成立之初,支持廢除穀物法(Corn Laws,英國1815年至1846年強制實施的進口關稅,藉以「保護」英國農人及地主),現在情況還是差不多。在開放經濟體中的機會,會比封閉經濟體多,且更多元化。且大致上來說,更多機會,會讓人們更好。自1840年起,自由貿易者就相信,封閉經濟造福的是有力人士,傷害的是勞工階級。他們當時是對的,他們現在也是對的。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