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Oct 1st 2016

在敘利亞戰爭看起來不可能變得更糟時,又變更糟了。9月19日,敘利亞與俄國軍隊,空襲了一支國際救援車隊,這支車隊準備運送物資至阿勒波(Aleppo)被圍攻的區域。這次空襲,破壞了由美俄斡旋下的停火協議,隨後這古城遭受到前所未見的猛烈攻擊。據報導說,巨型穿透彈、燃燒彈和白磷彈如雨般落下。

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為了堅守權力,正在摧毀自己的國家。俄國總統普丁,則想用過去震懾車臣首府格羅茲尼的焦土政策,讓對手就範。這樣的殘暴無法停止聖戰,反而會推波助瀾。而美國的不作為讓這一切更糟。敘利亞的痛苦,是歐巴馬總統任內最大的道德汙點。而敘利亞的混亂餘波 — 許多人轉向希望能從蓋達組織獲得救贖,而非西方國家 — 則是他任內地緣政治上最大的失敗。

歐巴馬堅持遠離敘利亞泥淖,是冷酷、理性的政治人物。暴行也許會在他心頭揮之不去,但他已經被說服,沒甚麼有用的方法。歐巴馬最近在接受浮華世界專訪時,他沉思說「有沒有甚麼計畫,是邱吉爾可以看到、是艾森豪可以想到,能超越那些過去呈給我看的行動?」歐巴馬認為,美國無法解決世界上所有問題,這點他是對的;且未經深慮的侵略行動可能會讓事情變得更糟,正如美國入侵伊拉克一事。但敘利亞的暴行顯示了,美國的缺席也同樣有傷害性。

冷酷、理性、錯誤
Cool, rational and wrong

美國退出的同時,其他人則進入 — 地緣政治沒有真空期。伊斯蘭國掌握了敘利亞、伊拉克的大筆土地。新世代的聖戰士,受到啟發,加入敘利亞戰爭或是攻擊西方。受到庫德族、聖戰士暴力行動所苦(還有一場失敗的政變)的土耳其,也加入了敘利亞戰爭。約旦、黎巴嫩出現了爆量難民,也擔心自己會被捲入。敘利亞人的出走,讓歐洲仇外的民粹主義者力道更強,也危及了歐盟。好戰的俄國則有恃無恐。

普丁透過派遣戰機來支持阿薩德,也加劇了遜尼、什葉派穆斯林間的鬥爭。普丁、阿薩德看起來已下定決心,要在明年美國新總統上任前,掌握「有用的敘利亞」— 從大馬士革到阿勒波的沿線城市,以及延伸向西的領土,拋棄沙漠以及幼發拉底河谷一帶。也因此對阿勒波 — 叛軍掌握的最後一個大城,進行了如此猛烈的攻擊。

這都無關美國的利益。如果其他人都認為你是軟弱,冷靜跟算計就沒甚麼幫助。即使美國無法解決敘利亞問題,也可以協助將傷害降到最低、減輕痛苦,減少聖戰主義的出現。本報早已呼籲,設置安全區域、禁航區來保護平民。許多歐巴馬周遭人士承認,美國無法在阿薩德跨越「紅線」、使用化學武器後,動搖其政權一事,對美國的公信力產生嚴重影響。現在制定遊戲規則的是俄國;西方國家的動作,曾經風險不大,現在則有與俄國衝突的危險。

歐巴馬說,阿薩德最後仍必須下台,但他從不願說該如何達成這最終結果。(許多叛軍收到了中情局的武器,但也就這樣了。)相反地,歐巴馬專注在摧毀哈里發國:哈里發國敘利亞的首都拉加(Ragga)正受到威脅,而伊拉克首都摩蘇爾也迫在眉睫。歐巴馬希望避免吃力不討好的重建大業,而專注在打擊恐怖份子上。這很重要,但聖戰主義會因為戰爭及國家失敗而壯大:若敘利亞、伊拉克沒有一份更廣泛的權力分享協議,對伊斯蘭國的任何勝利都只是短命勝利;其他的聖戰士會取而代之。為了達成公平的解決方案,西方國家必須要運用更大的影響力。

我們仍希望歐巴馬採取更強硬的行動。但更可能的是,他將把敘利亞的混亂,留給他的繼任者。任何一項西方策略,都必須有兩種體悟。首先,中東最重要的目標,是要能平息遜尼派的不滿,讓他們遠離崇尚死亡的聖戰主義,加入更有建設性的政治活動中。第二點,俄國不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而是麻煩的一部分。

西方國家必須做更多來保護敘利亞人;多數是遜尼派,不在阿薩德的掌握之中。在阿勒波上方,建立一不公開宣布的禁航區也許是可行的。在特別惡劣的行動過後,美國可以對阿薩德軍隊進行報復。美軍可以空投援助物資進入被圍攻的區域。在從伊斯蘭國手中奪回的區域,美國應在那建立安全腹地,讓替代政府能紮根。

2014年飛越烏克蘭時被擊毀的MH17,隨著荷蘭領頭的調查結果出爐,俄國的挑戰不只(也不主要)在敘利亞。西方國家必須持續跟普丁談判,但必須抗拒他的冒險主義 — 就從繼續維持歐盟制裁開始。普丁是個惡棍,但並非不理性的人。只要他還認為西方國家不願意行動,他就會繼續豪賭,看是否有好處。但只要他感覺到有人認真挺身反抗,他就會縮起來,一定會。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