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心靈捕手一樣,導演Gus Van Sant再度敘述一個有天份的藍領階級年輕人,與他心靈導師的故事。這次的主角是年輕的Robert Brown,再拍這部戲的時候才正要度過十六歲生日。幾乎可以說沒有任何電影拍攝經驗的他,在片中搶眼的程度恐怕讓Sean Connery都相形失色。

Jamal Wallace,一位典型的黑人社區高中生,出身在Bronx,父親不知去向。不同的是,他擁有寫作的天份。他在校的成績並不出色,甚至可以說是毫不起眼,但他在一次大會考中,考出了令人驚艷的成績,吸引了一所位在曼哈頓,以白人為主,私立貴族中學的注意。他們願意提供這位年輕的中學生全額獎學金就讀,而如果他想繼續打籃球的話,也可以。

而Wallace也吸引了附近一位神秘獨居老人的注意;滿頭白髮,躲在窗簾後窺看Wallace與他的朋友們在公園打球,足不出戶。這群年輕人大膽地想知道這位神秘老人到底是何方神聖,Wallace偷溜進去,匆忙地要跑出時,背包卻遺留下來。當他拿回背包,卻發現筆記本內所寫的文章日記都被毫不留情地批改過了。

Wallace很快就發現這間老公寓,是一個可以砥礪他寫作才能的地方。他跟這位擁有滿坑滿谷書的古怪隱居老人成了好友,接受他的指導。後來更發現,這個怪老頭是William Forrester,五十年前寫出經典之作Avalon Landing,獲得普立茲獎的名作家。他也就只出版了第一本,也是最後一本小說。現在他在Wallace面前是一個襪子反穿,戴著老式眼鏡,關在家裡與他的書為伍的怪人;William甚至不願意,或說不敢踏出家門一步。

但在新學校裡,Wallace碰到一個帶有歧視眼光,目中無人的文學老師,他的另一個職稱是前過氣作家。這位老師忌妒Wallace所擁有的才能,刁難他,並且相信作品絕對不是出於Wallace手中,而是別人幫他寫的,或是說,Wallace去參考「某人」。Wallace想在作文比賽中證明自己,於是拿了一份在William家寫的文章參賽,這份文章的開頭是借用William老文章的一段文字,被那位老師認為是抄襲,但Wallace為了遵守兩人的協議,不願說出與William相關的事情,面臨獎學金被取消的難關。

這部戲沒有心靈捕手迴響來的大,但我認為在故事性上,甚至有過之而不及。主線清楚,而人物與人物間的支線豐富了電影又不會顯得繁複;像是交代William胞兄戰死沙場,以致於留下的心靈損傷,他對人生有了疑問,造成他不願意再踏出家門,也不願意再寫作;另外就是Wallace與白人女孩若有似無的戀情。這些小故事雖然著墨不多,但都帶給觀眾另一個軸線的欣賞面向。

Gus Van Sant也有許多鏡頭的安排是有巧思的。Wallace第一次離開William家時,只敢在門口回頭小聲地跟睡著的William說再見而不敢驚醒他。第二次時,到椅子旁想跟他說再見,多了肢體的碰觸,還拿了毯子給他蓋;兩個鏡頭就說明了他們友情的進展程度。Wallace在籃球跟文學的十字路口猶疑,導演利用比賽末的最後兩顆罰不進的罰球,告訴觀眾Wallace決定選擇文學之路(因為學校希望Wallace打球,幫學校贏球就好,他們並不相信Wallace可以在籃球跟學業上可以並進)。

這部電影的選角也使得此片增色不少。Robert Brown的演技雖說不上爐火純青,但詮釋一位十六歲青年,當面對未來的徬徨以及選擇自己的夢想的那種自然稚嫩,十分恰如其分;如果是久經片廠訓練的老練演員,可能還無法將那種青澀表現出來。而Sean Connery更不用說了,連動作片都可以演活的他,應該很少有角色可以難倒他。

片中William藉由幫助這位年輕人找尋自己的夢想看到自己,也找到自己。忘年之交的故事以及一路上互相扶持令人覺得溫暖,而這個因子通常是電影觀眾樂於見到的;這片雖然是改編自小說,但卻不會讓觀眾覺得轉折有生硬處。由於導演是同一人,這部電影常會跟心靈捕手做比較,這並不完全公平,就算有不足之處也還是值得坐下來慢慢品嚐的好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