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經驗在福岡就有了,如果當天心情不是很好或是想說隨便煮煮的話,雖然步驟跟調味料都跟平常一樣,但煮出來還是會特別難吃,很奇怪。這個道理跟在練罰球的時候只要分神想別的事,一定投不進一樣,屢試不爽。

來倫敦已經一個多月了,課業的壓力跟之前發生的壞事讓我心情跟倫敦的天氣一樣差。倫敦的天氣嘛,如果不是在下雨,那就是快下雨了吧,偶爾露臉的藍天像是恩賜一樣。River Thames的顏色濁濁的,怎麼看也不會是一條美麗的河流,跟愛河完全無法比。

我的學校雖然在倫敦的市中心,不過一星期只會去學校三天左右,所走的路都是一樣,也沒有心情觀光,其他時間都窩在宿舍念點書或是發呆。倫敦政經學院是一個非常小的學校,大概跟延平一樣大吧我想。課程分成Lecture跟Seminar,Lecture就是老師在前面講,你在下面打瞌睡,不是,是在下面聽;Seminar就是要把Reading的東西拿出來討論,每週的分量不同,但是林林總總加起來應該都有十篇以上要看,通常我們只會選最主要的幾篇讀,雖然話是這樣說,不過也是要花非常多時間。

來英國總覺得,這個國家到底是怎麼強盛的咧?可能真的是他們東西太難吃了,要是食物都跟台灣的一樣好吃,他們的人民一定不會想要侵略別人,會跟台灣人一樣善良地窩在自己家裡。習慣了台灣跟日本的服務方式,來到英國簡直是到地獄一樣;辦個戶頭要預約十天,當天到了跟你說負責的人生病了,再幫你預約後十天好了;不然就是卡跟密碼分開寄,有的人收到卡沒密碼,有的人有密碼沒卡。奇怪,英國不是世界金融中心,這點我一直想不太通;越想越覺得台灣沒有不強的道理,一定是我們常被欺負的原因,所以自己變的沒自信了。

這星期已經是第一個Term的第四周了,表示已經一半了耶。我腦袋還沒裝什麼東西就要開始寫essay了,有點不切實際的感覺。人在異國常常有孤單的感覺,想到我愛的或是愛我的人(們),過去式或現在式,總是會心裡酸酸的,喉頭有的緊緊的,但如果讓一滴眼淚掉下來,就會像丟到池塘的小石頭一樣,雖然小,但是漣漪很大。

記得當兵的時候有掉過一次眼淚,那是在懇親前寫信回家時,寫一寫不知道怎了豆大的淚滴就滴在信紙上,其實也沒很難過,只是想哭吧。新訓第一次可以打電話回家時,是第二天的下午,雖然沒隔很久,但聽到爸媽的聲音就很難過,不過那時候強忍住沒有哭;整個軍旅生涯也就寫信那時掉過眼淚。有次在晨間掃地的時候,那時間是不能打電話的,但有位弟兄一面講公共電話一面暴淚,應該是跟女朋友分手了吧,那時候看了也真的心酸酸的。還有一次打靶成績不好的人被罰作立姿射擊,當過兵的就知道那很累;然後中士班長在旁邊一邊糾正一邊用很難聽的話問候你,搞了約莫半小時,被罰的三十人中,大概有四五的都哭了,那時候我們在外面背守則,僅透過窗戶看到他們,偷偷慶幸自己打靶成績有過。

怎麼離題了,今天要講的是倫敦生活啊,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