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2_BBD001_1
Oct 12th 2013

MBA是我們這個世代最成功的故事之一。自從哈佛商學院在1908年首次提供這樣的課程後,MBA的崛起似乎已無法阻擋。在征服美國後,法國的INSEAD在1957導入此課程,MBA登陸歐洲。過去幾十年中,亞洲、南美跟非洲都屈服於MBA麾下。今天,MBA是美國第二受歡迎的碩士課程(第一名是教育)。

四十年前,從美國研究所畢業的律師跟MBA數量差不多,現今取得商學院碩士學位的人數已經是法學院的四倍之多。雖說美國的需求已經保持穩定狀態,新興市場補上了缺少的部份,尤其是亞洲。印度現在有兩千多間商學院,比任何國家都多。中國少一些,但數目正在快速增長。目前有250間學校提供MBA課程,每年有三萬名畢業生。顧問機構DHD的郝宏蕊說,這個數字還不及未來十年需求的一半。

20131012_BBC542_0

在一切順利中,要求回饋的時刻到來了。首先,MBA的候選人開始問,投資在如此昂貴的課程上是否划算。而商學院則宣稱,他們的畢業生現在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在意是否能拿到超高薪了。現在學校不再大肆宣傳他們的畢業生在金融業拿到高薪,取而代之的是,他們現在舉出有哪些畢業生加入了非營利組織或是開創了社會企業。這符合在金榮海嘯後,商學院想帶給人的社會觀感。

但其實都只是事後的合理化。根據我們最新的全職MBA排名,今日畢業後的平均起薪為$94,000,比五年前少了約$1,500。而且我們的調查顯示,在金融海嘯後註冊的學生,比金融海嘯發生前的學生,更注重薪資包裹的總和大小。

雖然畢業後薪資下降,學費卻越來越高。我們排行榜第一的芝加哥大學,兩年的學費需要$112,000,從2008年以來上昇了$17,000。哈佛的學費則增加了近$25,000。一個過往是讓那些最優秀學生可以開薪水的學位,現在變成是要謹慎地進行成本效益分析。

專心!

MBA在其他的地方也有改變。現在只上廣泛管理技巧,搭配一些專門課程的MBA學生屈指可數了。大多數的商學院鼓勵學生專心在一個領域上,比如說財務。增加的MBA課程多數是為了某些特定產業而設計,比如說健康管理、奢侈品或是說酒類。

部份原因是因為現在的學生在申請進商學院前,就對職涯有更清楚的計畫。MBA念完後,最常見取得工作的路徑就是暑期實習計畫,暑期實習的競爭從開學第一天就開始。芝大商學院院長Sunil Kumar感嘆說,這樣執著於找到一份好工作,讓學生有時忘記品嘗學術體驗。

商學院也在另一方面擴張。大學的管理者慣於將MBA課程視為搖錢樹,所以也讓MBA課程去借調教師。從經濟系的挖角已經行之有年,現在又把目標放到可以教授一些軟性科目,比如說領導學及組織行為學的心理學家跟社會學家上。而MBA的規模似乎還在擴大。

「大數據(big data,或譯作巨量資料)」是現今最熱門的領域之一。比如說加拿大的約克大學,最近就開了商業分析的碩士課程。這個課程招募有扎實計量背景的學生,比如說數學家跟工程師,一邊鑽研數學模型,一邊上MBA的商業課程。課程主任Murat Kristal說,現在的時代,僅當個出類拔萃的統計學家是不夠的。

也許MBA最具顛覆性的影響是教育科技。許多學校,從豪門大物的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到規模較小的法國Grenoble,現在都進行名為「網路開放課程massive online open courses, MOOC」免費課程。長期來講會有甚麼效果還不清楚。多倫多大學商學院前院長Roger Martin就不太服氣:「把你的產品白白送人?這是哪門子生意?」

然而,MBA的瓦解可能會是因為遠距教學科技的進步。由鳳凰城大學之類的學校頒發線上學位,來滿足大眾市場對負擔得起且便宜的MBA並非新鮮事。但那些名聲好的傳統大學很少去發遠距MBA學位。這正在改變。高排名的大學現在正在讓自己也具備此功能。舉例來說,芝加哥大學就在其美國校區建造了影像工作室,這樣未於倫敦、新加坡校區的學生就不會錯過那些最優秀教師的授課。

北卡大教堂丘分校更進一步。他是第一級名校中,首先提供遠距全職MBA的學校之一。有500名學生在第二輪招生時在線上課程MBA@UNC programme註冊。這個課程可以在18個月內完成。這個數字接近於校園註冊學生的兩倍。有趣的是,這通常會比真正去校園上課還貴一點,部分原因是遠距的技術還沒那麼便宜。但學生仍然報名,因為他們並不想放棄自己的工作,或是說有其他原因讓他們無法搬到校園。

關鍵點

課程主任Douglas Shackelford說線上課程的技術已經到了關鍵點,現在線上課程至少已經跟面授課程一樣好了。這個課程的每堂課授課人數上限是15人,學生分佈全球,彼此都可互動。這課程也讓北卡大可以聘雇最優秀的教師,無論他們是否位於北卡州。教授從印度、法國,甚至全美國授課。所有的授課內容跟課堂討論都可永久保留,在考試前、甚至學生畢業後都可重複看。但Shackelford認為他只是探索擘劃:「十年後我們回顧此時,會因為我們現在做得如此簡單而感到羞愧」。

但這也會有代價。型鑄破壞式創新概念的哈佛教授Clayton認為,學生跟學校一樣,都有更多選擇,也許會有史上首次的價格競爭。他同時認為,許多學校可能會發現自己沒有資源,而導致陣亡。學生可能會慶祝;但商學院也許得暫時先把香檳冰起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