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7_MAP515
Economist Oct 17th 2015

賈巴爾穆卡伯 (Jabel Mukaber)是一個巴勒斯坦社區,位於耶路撒冷市內的東南方。10月14日的早晨,以色列的邊界警察,開始在賈巴爾穆卡伯的三個進出口點築起石牆。在其中一個點,警察不讓居民離開;另一個點,僅檢查文件;在第三個點,則完全不設限。前一天早上,三名來自賈巴爾穆卡伯的巴勒斯坦人,同時在耶路撒冷的猶太區內進行射殺跟持刀攻擊,造成了三名以色列人死亡,十二人受傷。引人注目的設石牆舉動,是針對前一天一連串攻擊事件的混亂回應。對以色列人來說,這是自10月初造成三十二名巴勒斯坦人、七名以色列人死亡的暴力情事後,最糟糕的事件了。而以色列政府似乎不太知道該如何應對。

在耶路撒冷或其他城市「綠線(green line,以色列1967年前的邊界)」內攻擊以色列人的巴勒斯坦人,多來自東耶路撒冷。以色列發給他們的證件,讓他們在移動上相對自由。在星期二早晨的攻擊結束後,耶路撒冷市長巴爾卡特(Nir Barkat)要求封閉巴勒斯坦社區(而耶路撒冷有40%的人住在這裡)。每天約有三萬五千名工人進到西耶路撒冷工作,沒有了這些工人,耶路撒冷的經濟將會陷於停頓。跟在耶路撒冷市長之後的,是各內閣部長的斷然措施,包括大規模的封閉、預防性逮捕、扣留由一色列掌管的巴勒斯坦資金,甚至在約旦河西岸進行新的屯墾工作,作為進一步攻擊的報復動作。

以色列的安全內閣,在10月13日晚間會面,但僅授權了上述要求的一小部分、在耶路撒冷及其他城市加派了數百名的安全人員,以及讓警方可根據執勤需求,封鎖某個區域 — 而警察本來就有這個權力。內閣早在一周前,就決定加速拆遷那些被指控殺害以色列人之巴勒斯坦人家族的房屋。這個方法源於20年代的英屬巴勒斯坦托管地(British Mandate)時期,以色列軍事委員會在2005年發現的這個方法,並無法有效遏止恐怖行動。

總理納坦雅胡,因為無法保護以色列公民,看起來越來越孤立了 — 無情的批評來自反對黨、聯合內閣內部,以及納坦雅胡出身的以色列聯合黨內。但無論是他,還是以色列的安全部隊,都很難防止攻擊行動發生;因為這些攻擊主要來自個人,其中許多是青少年,並沒有巴勒斯坦解放運動在背後支持行動。

這些攻擊,看起來似乎是巴勒斯坦青年挫折感越來越深的產物。他們同時對自己的領導人、對以色列的領導人感到失望;雙方領導人無法提供一個能終結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東耶路撒冷、加薩走廊長達四十八年佔領的前景。納坦雅胡的安全首長,自2010年就警告他說,現狀無法維持下去。但除了打打嘴砲,談論兩國並存的解決方案、談論一個目前不存在的外交進程以外,這位總理所實行的方法,連他內閣中的許多首長都公開形容是「衝突管理」。

如果總部設在拉馬拉(Ramallah)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領導人,出於自己的政治、經濟利益,願意維持和平的話,並有能力做的話,這樣的政策還有道理。但最近,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Mahmoud Abbas)變成旁觀者,不譴責但也不為攻擊背書。但巴勒斯坦的官方媒體,把刺殺以色列人的年輕人讚美為英雄、烈士以迎合大眾輿論。阿巴斯的國安機構,基本上保持觀望狀態。

阿巴斯政治上的對手,加薩哈馬斯的領導人,則稱這是「耶路撒冷起義」。在鼓勵加薩公民繼續衝撞邊界圍籬的同時,也鼓勵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繼續進行攻擊。已有九位巴勒斯坦人,在本月與以色列軍隊的衝突中喪生;數十人受傷。

納坦雅胡願意頂住內閣壓力,的確值得一些掌聲。但自他重新上任以來的六年半以來,沒有往長久解決方案踏出任何認真的一步,這點他也難辭其咎。他指控巴勒斯坦人煽動暴力一事,也許有些道理。但幾乎所有可以打的牌,都在以色列手中。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