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18th 2016

公投席捲全歐。70年代時,平均一年只有兩項公投,現在每年則有八個。6月時,英國將會舉辦公投,決定是否脫離歐盟。10月時,義大利將對修憲公投。在此同時,匈牙利總理歐班(Victor Orban)宣布要舉辦公投,題目是「你是否同意歐盟有權利在不經過匈牙利議會的同意下,便強制在匈牙利境內安置非匈牙利公民?」即便看起來很普遍,但公投其實不總是個好主意 — 為什麼呢?

直接民主的支持者認為,公投提供了選民參與的機會。富裕國家主流政黨的支持度,已經大大吃鱉。對一些議題的公投,可讓民眾對政治感興趣。在一些定期舉辦公投的地方,比如說瑞士,也有教育選民的功能;當瑞士民眾前往投票所時,畫滿圖表跟示意圖的小冊子已整齊排好。愛爾蘭去年用公投通過同性婚姻時,總人口數中的61%參與投票,還有數百名列於選舉名冊的旅外年輕人,搭飛機回來參與。蘇格蘭是否應該離開聯合王國的公投,也讓平常對政治不那麼熱衷的年輕人,非常熱烈地參與。

但越來越多公投,被當成麻煩的政治工具使用著。有些公投,是用來挑戰或破壞歐盟政策的,包括匈牙利的那項。去年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在歐盟紓困條件僅出爐八天的情況下,舉行公投。在其他地方,民粹主義的單一議題組織(譯按:single-issue group,僅關心單一議題、擁有單一價值觀的組織)利用公投,作為挑戰歐盟條約的方法:4月時,荷蘭舉辦了一場有關歐盟與烏克蘭商業協定的公投,即使荷蘭從各方面來看,都不會受這項協定的影響太大。英國總理卡梅倫要舉辦公投,部分壓力是來自自家保守黨內的疑歐派,他們擔心英國獨立黨的崛起。政治人物也可以利用公投,來避免做一些棘手、可能不利於自身政黨的決定。比如說,澳洲的保守派政府將同性婚姻是否應該合法一事,付諸公投,但其實大多數民眾支持此事。要推動改革,公投是昂貴的方法:資誠管顧估計,公民投票可能得花上5.25億澳幣(約3.8億美金),其中包括1.58億澳幣的選舉花費以及0.66億澳幣的選舉宣傳經費。

根據瑞士智庫直接民主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Direct Democracy)的數據,全國公投的投票率中位數,從90年代的75%掉到近年來的43%。如果主流政治人物,持續用公投來「看起來民主」 — 實則無法兌現承諾(如齊普拉斯) — 選民會更不願參與。如果邊緣團體或民粹主義政客繼續過度使用,結果也會一樣。現在未加思慮的公投,最後造成的不是促進選民參與,而是反效果。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