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pr 13th 2019

一個巨大、顛倒的地球儀,顏色如玩具般鮮豔,看起來完全無害。根據倫敦政經學院(LSE)的說法,這個裝置藝術背後的精神,是為了認識校內的「國際社群」。但顯然不是每個人都接收到這種訊息。中國學生抗議說,在這個地球儀上,台灣被標示為獨立國家,而西藏的拉薩被標示為首都。根據媒體報導,在一場與學生的會談後,倫敦政經學院打算改變地圖表現方式。這讓台灣感到憤怒;台灣外交部長發出一封信表達失望之意,並指出台灣總統蔡英文,本身就是倫敦政經學院的畢業生。

倫敦政經學院現在表示,這個藝術品並不完全反映他們所期待的地理界線,但「還沒有做成最後決定。」但倫敦國王學院(KCL)中國研究中心主任的Kerry Brown說,這偶然地成為「各大學有多願意挺身對付中國」的重要測試。倫敦政經學院非常仰賴外國學生,學生組成中有68%來自海外(而學生總數中約有11%是中國人)。而在與外國的關係上,倫敦政經學院已有不名譽的過往。2008年時,該校頒發博士學位給利比亞已故暴君老格達費(Muammar Qaddafi)之子薩伊夫・格達費(Saif Qaddafi)。而在那之後,倫敦政經學院接受來自格達費所屬基金會的一百五十萬英鎊捐款。

在未來幾年中,中國可能成為更多英國大學的焦慮之源。跟澳洲、加拿大、美國一樣,英國也受益於越來越多的外籍學生。英國2016年脫歐公投後所造成的英鎊貶值,又讓赴英風氣更盛;國家學生聯盟(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國際辦公室的俞音波說,「英國大學對中國學生很划算。」在過去十年中,中國學生成長三倍,去年就有76,425名中國學生準備在英國拿學位(見圖)。



跟其他同學一樣,多數中國學生只想學習,然後好好玩一番。但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的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說,還是有少數中國學生,把自己視為「黨國的延伸」。2017年時,中國大使館以及中國學生抗議杜倫大學(Durham University)的一場辯論,該場辯論的題目為「中國是西方的威脅」,同時也抗議一位法輪功(該教在中國被視為非法)支持者的參與。一些大學中的中國學生會,被認為會監視海外學生。智庫皇家聯合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Charles Parton說,「有些中國學生擔心,他們做的或說的任何事情,都會被提報告,並影響到他們的未來。」

學生的存在,也讓中國政府對英國大學有影響力。當中國大使館要求牛津副校長Louise Richardson不要讓該校校長(榮譽職成分居多)彭定康訪問香港時,她拒絕了。但並不是所有的學校高層都這麼有骨氣。曾銳生說,另一所頂尖大學的高層,在受到中國大使館的壓力後,試圖取消某位演講者的行程。去年夏天時,諾丁漢大學寧波校區的一位董事,因為寫文章批評中共十九大而被撤職。

英國各大學努力討好中國人,而大舉湧入、支付高額國際學生學費的中國學生,正是這種討好行為的好處。但如倫敦政經學院現在碰到的情況一樣,這不是沒有缺點。當中國大使館威脅說牛津大學的中國學生可能會減少時,Louise Richardson回說,會有很多印度學生開心地補上。對世界上頂尖學術機構的倫敦政經學院來說,也一定是這樣。但可能要注意克什米爾邦(Kashmir,印巴兩國對此地有領土爭議)的顏色。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