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pr 27th 2019

若富有商人從政有優缺點,則郭台銘把這些優缺點極端呈現。他是台灣最富有的人,估計有約七十億美金資產,所以他應該不會煩惱競選總統(他上周宣布)的經費。此外,世界上很少有人能說,他創造的工作機會比郭台銘還多:郭台銘創業時向母親借款,現在富士康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代工廠,富士康幫蘋果電腦生產iphone跟許多其他產品,雇用了將近一百萬人。由於選民對現任總統蔡英文的經濟表現不滿,很容易知道郭台銘一定會以拚經濟來當作自身賣點。

但要建立這麼大的商業帝國,就政治層面來看,不可能沒有任何可以攻擊的地方。而郭台銘一點也不缺;首先,他創造的工作機會,大部分都不在台灣。而九年前,富士康有一連串的員工跳樓事件,讓外界質疑富士康是否應該對員工更好。事實上,執政黨(郭台銘尋求主要反對黨國民黨的提名)立委蕭美琴認為,富士康模式,正好與台灣需要的相反。蕭美琴指出,富士康靠著冷落台灣勞工,在工資低廉的地方(尤其是中國)建廠蓬勃發展。她認為,台灣經濟問題的核心在於薪資成長停滯 — 而這個問題,從富士康的例子來看,對台灣應該是警示,而不是啟發。

但富士康是否為適格雇主的問題,與郭台銘競選所引發的利益衝突來看,根本小巫見大巫。中國認為台灣是其領土的一部分,並威脅在必要時,將使用武力迫使台灣統一。許多台灣人問,當富士康在大陸有一堆工廠,使得郭台銘個人財產仰賴著中國共產黨善意的同時,要怎麼指望他挺身對抗中國?有一位受歡迎的主持人在這個星期的政論節目上說,「中國已經掐住了郭台銘的脖子。」

而中國也掐住台灣的脖子。有約一百萬台灣人在中國工作,約是台灣勞動人口的十分之一。中國加香港,佔了台灣四成的出口額。若台灣政府對中和緩,中國就送一些經濟紅利,比如說大量來自大陸的遊客;而如果是對中強硬的台灣政府,則收回這些紅利作為懲罰。國民黨藉由「不正式放棄統一」跟加強經濟聯繫,來回應此機制。但相反地,儘管帶來經濟報復,民進黨仍強調台灣是個獨立的國家,跟其他人沒兩樣。從本質上,選民必須決定,是要選擇經濟好處,讓台灣更仰賴中國的恩惠,還是外交政策所帶來的經濟緊縮。

郭台銘的參選,只是更凸顯了這種兩難處境。在郭台銘決定參選後,蔡英文在社群媒體上抨擊他數年前對反中示威的發言,「民主不能當飯吃」。郭台銘猛烈回擊說,蔡英文是斷章取義,要不是「好傻好天真」,就是「好壞好故意」。他堅持說,他當時的意思是,民主應該是要幫助人們改善生活。

郭台銘對蔡英文的嘲弄會如此暴怒,代表著他了解到,如果他被認為在推廣中國「拿經濟繁榮換主權獨立」的想法,是種政治自殺行為。澳洲蒙納許大學的家博(Bruce Jacobs)教授說,台灣實際上已內建民進黨多數(譯按:我完全不認為),因此國民黨候選人們,必須要找方法來跨出原本的支持群眾才能勝選。

郭台銘對這個難題的解答,似乎是想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白手起家致富的普通人」。他本周在與蔡總統交鋒歇息的片刻,在各電視台的麥克風前,把自己的老母推來公園散步。此外,他宣布參選的場合,是座媽祖廟(在台灣與中國沿海一代,媽祖是備受尊敬的女神)。郭台銘說,媽祖託夢給他,叫他要出來幫助那些「辛苦的人」。但郭台銘想把自己營造成誠實善良之人(salt of the earth),將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一位年長的信眾鋒利地批評說,「把媽祖政治化並不適當」。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