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9th 2019

李家寶在台南的一間時尚咖啡廳啜飲著冰咖啡。儘管他近期在台灣校園直言不諱的言論吸引到外界目光,看起來仍很冷靜。他是山東現代學院護理系的學生,3月時他錄了一段令人吃驚的影片,譴責中國約一年前廢止國家主席十年任期的決定,把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比做皇帝。多數在台灣的中國學生,都對中國政治不表意見。但李家寶說,台灣的「模範民主」啟發了他,讓他決定要說出口。上個月,他在台灣申請政治庇護。

中國的自由派思想家,一直以來就醉心於台灣的政治。因為台灣與其文化接近,且與大陸有歷史上的連結。1949年國共內戰後,國民黨帶著難民逃往台灣,與安坐中國的共產黨相同,以蔑視民主的方式統治著台灣。但台灣在經濟上獲得成功,創造出推動改革的中產階級。最後在1996年,台灣終於舉辦了首次總統民選。國民黨贏了第一次,但四年後就輸了。

希望燈塔
A beacon of hope

儘管共產黨人把台灣民主描繪成一場鬧劇,台灣有秩序的政治演變,還是啟發了某些中國人。即便如此,隨著兩岸經濟交流蓬勃發展,中國也讓數萬名學生到台灣,親身體驗島上的自由,正如允許學生到西方國家一樣。2018年有約三萬名中國學生在台灣大學註冊,比十年前多了十倍。

學生的存在,是雙方都較不擔心未來精英暴露在敵人意識形態的象徵(技術上來說,中國與台灣還處於戰爭狀態)。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它有信心自己的年輕人,不會吃台灣宣稱自己是主權國家、拒絕中國主權聲討的那套說法。最近中國減少了前往台灣的學生數量,但這主要是為了表達對台灣的不滿,而不是擔心學生暴露在台灣民主之下。

共產黨仍決心保護人民不受到異端思想的汙染。李家寶的影片上傳到推特不到三小時,中國網路審查單位就把他在中國的社群媒體關閉,顯然是擔心李家寶會在中國社群媒體上傳類似的影片。李家寶說他的父母短暫地被警方拘留,他相信在他回中國以後,面臨的是「可怕的命運」。

但中國在處理台灣交換學生一事的手段上,有其他考慮因素超越了中國的意識形態禁地:要滿足國內中產階級出國留學的渴望,同時也增加台灣支持中國的人口。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在2000年民進黨上台後急凍 — 共產黨極度鄙視拒絕統一的民進黨。但在2008年國民黨重返執政後,中國加緊促進商業、旅遊及學術連結。對擔心入學率下滑的台灣大專院校來說,真是個福音。2010年時,台灣修法,讓中國學生不只可以當交換學生,也可以取得學位。之後的一年,台灣的中國學生人數倍增,達到一萬兩千兩百人。

在2016年民進黨重新執政後,中國大砍在台灣取得大學學位的中生人數,從兩千一百人砍到2018年的八百人。交換學生的數量也下降,從2016年的三萬三千人降到兩萬一千人。但即使這樣,中國在台灣的學生人數,仍比民進黨首次執政時的2000年到2008年間高出很多。當民進黨失去執政地位時,中國學生人數僅有一千三百人。

中國仍然很焦慮。國台辦在學生要到台灣前,會舉辦「輔導課程」,內容則是共產黨的對台政策,以及要求學生遵守這些政策。若某校的學生會素有支持台獨活動的名聲,中國會試圖不讓自己的學生在該校註冊。其中一所大學是台南的國立成功大學;據報2017年時入學生成大的中國學生,收到中國官方的電話,要求他們不要去讀。

約兩年前,台灣教育部發現,有些大學在中國對口的要求下簽署了協議,承諾中國學生在課堂上不會接觸到「政治敏感」的話題,比如說台灣獨立。台灣一所私立大學的職員估計,應該有一半的大學都簽署了類似協議,包括他的學校。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司長畢祖安說,該部門已提醒各大學學術自由的重要。他說,那些協議已不存在。但中國已把立場說得很清楚。

儘管中國做了各種預防措施,一些中國學生的確接收到台灣的政治思維而改變。高雄義守大學的王嘉州,對兩百位中國學生做了調查,時間點分別在剛到台灣時,以及四個月後。他發現學生們對台灣的 「政權認同」在短時間內有顯著改變。這個調查中,偏好中國政治體制的為-1、偏好台灣政治體制的則是1。這些學生剛到台灣時,平均偏好在-0.72、四個月後變成-0.04。換句話說,學生們從原本非常偏好中國政治,變成接近中立。

王嘉州教授的是政治,他記得有一位中國學生在課堂上堅持「共產主義一定會征服台灣」。但後來,那位學生在私底下問他說,要怎麼樣才能留在台灣(這位學生顯然不是要等到共產主義獲勝那天)。但許多中國學生宣稱自己不為所動。對許多中國學生來說,跟中國迅速發展的城市比起來,台灣城市顯得老舊。「就像我從台灣學到東西一樣,我的台灣同學一定也可以從中國學到什麼」,一位在台北學習公共政策的中國學生說。這樣的觀點,讓中國感到欣慰。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