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3_LDP001_0
Economist Jun 13th 2015

奮戰的過程既漫長又艱辛,但環顧富裕世界各個受創的經濟體,該是宣布戰勝金融危機跟通貨緊縮的時候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說,2015年將是繼2007年後,首次各個富裕國家皆見擴張的一年。也首次自2010年後,富裕國家的成長率超過2%,而美國央行可能會提高目前在谷底的利率。

但全球經濟仍面臨各種危機,從希臘債務,到中國搖搖欲墜的市場。很少經濟體能在十年中僅成長而不陷入衰退 — 而美國自2009年開始成長。壞事躲不掉法則(Sod's law,可能會出錯的事,一定會出錯)諭知,政策制定者遲早要面臨另一次不景氣。危機在於,各國政府跟央行,已經把手上的武器用盡,沒有彈藥來對付下次的經濟衰退了。矛盾的是,若想降低這樣的風險,就必須將寬鬆政策維持久一點。

The smoke is clearing
煙霧正散去

好消息主要來自領導富裕世界的美國。第一季意外的萎縮,看起來是個暫時情況,可歸咎於天氣在內的許多因素。最近的一些數據,包含大幅增加的汽車銷售數量,以及強勁的就業數字,在在表示了成長的腳步正在反彈。美國企業在上個月雇用了28萬名新員工,而老闆終於到了必須多花錢才能找到所需員工的那步。

富裕世界的其他地方,情況也漸好轉。歐元區的失業率正在下降,物價則再度上升。英國的復甦沒有預期好,不過穩固的就業成長,暗示著經濟會繼續擴張。日本在第一季非常勇猛,換算成年增率的話,達到3.9%。如此普遍、持久的經濟復甦,並非僥倖。

無法避免的弱點仍然存在。歐洲深陷債務問題,且仰賴出口。日本無法讓通貨膨脹持續(譯按:一定程度的通膨,對總體經濟是好的) 。美國工資的成長,可能會抵銷企業的獲利及市值。曾在後金融危機時代,占據多數成長位置的新興經濟體,其較好日子也已經過去。巴西跟俄國的經濟,2015年預期會萎縮。中國糟糕的貿易數據,則顯示其經濟成長放緩的速度,將會比政府希望地還快。

如果上述的任何一項擔憂,引發了另一次的經濟衰退,那全世界將會陷入束手無策的窘境。正如我們的「反轉餘裕」排行榜所示,無論原因為何,這麼多大型經濟體都無法處理經濟衰退的情況,是很少見的。富裕國家自2007年後,債務占GDP的比例上升了50%。英國跟西班牙的債務倍增。沒有人知道頂點在哪,但想揮霍的政府必須同時贏得神經質的選民,又得安撫緊張兮兮的債權人。那些僅能稍微接觸到債券市場的國家,大概無力啟動大規模財政刺激計劃,比如說那些歐元區的邊陲國家。

貨幣政策甚至更為受限。上次聯邦儲備理事會提高利率,已經是2006年的往事了。英國央行的基礎利率在0.5%。而根據回溯到17世紀的歷史資料,在2009年前,英國利率從未低於2%;而未來的物價顯示,到了2018年利率也僅會在1.5%左右。這跟歐元區、日本比起來還算好了,這兩個地區的利率,預計到了2018年還會是接近零。換句話說,當下次經濟衰退來臨時,這些央行將冒著無法藉由調降利率,來刺激經濟的風險。這會讓下次的經濟衰退更難擺脫。

越快回到正軌越好,是合乎邏輯的答案。利率越早提高,央行便能越早在下次麻煩來臨前,有調降利率的空間。而債務削減得越快,政府就越容易借到錢去抵擋危機。這符合邏輯,但卻是錯誤的。

在工資成長停滯、通膨沒有達到央行目標的情況下就調升利率,會把經濟推向緊縮的邊緣,導致央行避免發生的那種衰退出現。如果央行太輕易調升利率 — 類似2011年歐洲央行的舉動 ,所造成的傷害,連他們自己都覺得有必要改弦易轍。最好是等到工資穩定成長、通膨也達到央行目標後再這樣做。通貨膨脹率稍高,對一個經濟體所造成的危害,遠小於過早提高利率。

而因為美國的復甦是最強勁的,所以美國國內針對貨幣政策要多快回到正軌的辯論,也是最激烈的。聯邦儲蓄理事會的鷹派任為,在失業率已低於6%、招募動作也持續加速之時,正是提高利率的好時機。在這派的觀點中,未來的工資跟物價勢必走高。在此同時,過低的利率會讓資產價格泡沫化,創造長期的金融風險。這些風險是真的,不過可以控制。藉由嚴格控制的槓桿率跟流動性,監管者可以戳破那些泡沫。跟一個通貨緊縮的經濟體相比,一個充分就業,又有適當通膨率的經濟體,更能抵禦金融不安。

The best defence
最好的防禦

政府也可以做好自己的部分。促進成長的投資,仍少得見笑。英國財相奧斯本(George Osborne) 提出了一份提案,有關削減公共支出的規模、速度。富國者聯盟,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抨擊此提案,這是對的。要讓債務在控制之中的話,跟撙節政策比起來,成長是較好的方法(譯按:我猜想這段的意思是,將政府支出提高,GDP的數字提高,這樣債務的比例就會降低;這是比較凱恩斯派的論點,在經濟學人文章裡面還蠻少見的)。政府應把精力放在早該做的商品、勞動市場改革上。開放商品市場可以鼓勵企業;在有彈性的合約下,能自由聘僱員工,是讓民眾遠離失業的最好方法。這些改革,都能讓經濟體更得以對付下次的衝擊。

在擊退金融危機的後遺症後,各國政府跟央行都急於讓經濟回到正軌,這是可以理解的。要達到這個目標的方法,是先讓這波復甦蓄積一定氣力。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