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7th 2016

2000年首次舉辦倫敦市長選舉時,辯論的中心主題是,英國是否需要有執行權的市長。在工黨的薩迪克·汗(Sadiq Khan)於5月5日打敗保守黨的高史密斯(Zac Goldsmith)後,已經沒有人在討論這個議題了。支持市長派的熱情早已蔓延;英格蘭已出現了十幾位市長,明年會有更多城市加入。

不像美國跟歐洲的市長,薩迪克·汗掌握的權力其實很有限。他將對交通負責,並監督倫敦警察廳。他可以為一個需宅若渴的城市建議住房政策 — 但所有市長的決定都需要中央政府同意。

當他需要更多資金,來聘僱更多警察,或是擴建敦鐵路,而超過年度預算(170億英鎊)時,他必須詢問財相的意見。這樣的交涉,在他前任市長強生(Boris Johnson)任內,是件艱困的事,而強生是位熱情洋溢的保守黨人。身為工黨籍市長,薩迪克·汗要從保守黨財相那多榨一些錢出來,會是件更困難的事,因為財相可能會不願意為工黨的想法買單。

薩迪克·汗的競選主軸,是誓言一年要蓋八萬戶平價宅,他希望半數平價宅的價位「非常實惠」。不過想想跟建商培養出良好關係的強生,一年能釋出的物件也不超過兩萬四千戶;薩迪克·汗的目標看起來充滿野心。

新市長也繼承了強生跟李文斯頓(Ken Livingstone,倫敦2000-2008年的工黨籍市長)的頭痛問題。倫敦的交通擁塞區(congestion zone),對於防止市中心堵車的功效有限。腳踏車道的建設(強生市長的熱愛)讓市中心的車流變慢了,讓兩輪倫敦人跟四輪倫敦人互相叫囂。但薩迪克·汗有注意到在倫敦開車要價過高的問題:一天要11.5鎊。他目前的提案是鼓勵更多的共乘俱樂部以及推廣更環保的動方式。

雖說權力跟紐約市長完全不能相比,薩迪克·汗還是可以有些具體的作為。倫敦市長的位置,在國內跟國外都有其影響力。李文斯頓用這個位置來推廣他喜愛的左派原則。強生則強調財富創造、積極與亞洲城市拓展商務交流的角色。

擁有律師的背景,薩迪克·汗在競選過程中,受到對手粗糙戰法對待。他的保守黨對手批評,薩迪克·汗曾幫伊斯蘭極端主義者做法律辯護,並在政治場合上與這些人同台亮相。這樣的戰術並沒有動搖倫敦人:市政廳即將迎來首位非白人、穆斯林市長;在歐洲正與恐怖威脅、政治民粹主義奮鬥的這段時間,他的出現尤其尖銳。

他必須很快地對國際事務上手 — 他在2月時,對伊斯坦堡活力的讚賞,聽起來像是為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的威權政策背書。

然而,薩迪克·汗最大的挑戰,會是在國內。倫敦的富裕、自信以及對多元族裔的包容,創造了一條無形的護城河,將倫敦跟英國其他地方分開來。薩迪克·汗在選舉中,提醒選民他作為公車司機之子的卑微出身,以及倫敦作為社會流動跳板的可能性。「公民克汗」的競選過程,顯然吸引了那些焦慮、較不富裕,對倫敦分配不均日益擴大不安的群眾。還在任的強生市長,試著爭取興建一座橫跨泰晤士河新橋梁的經費。市政廳也應該建立一些與英國其他地方連結的橋樑。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