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Feb 11th 2017

小布希深情望著普丁的眼睛,認為自己已看穿普丁的靈魂;他錯了。歐巴馬試著「重置」與俄國的關係,但最終,在他任內快結束時,俄國併吞克里米亞、與烏克蘭以及其他地方發生衝突,並填補上歐巴馬離開敘利亞後的權力真空。川普顯然想與普丁的關係更進一大步,與俄國建立嶄新的戰略關係。他會成功嗎,還是會成為連續第三位被普丁忽略的美國總統?

川普調整的細節,仍模糊及善變。部分理由是,他的親信圈內也有不同聲音。即使他的聯合國大使對「俄國在烏克蘭的侵略行為」發出了「明確和強烈的譴責」,川普對普丁的仰慕之情,仍隱隱作燃。本周福斯電視網在與川普的訪談中,主持人稱普丁是「殺人兇手」,川普反駁說:「許多人都是殺人兇手。怎樣,你認為美國就很清白嗎?」

一個美國總統說自己的國家跟俄國一樣雙手沾滿鮮血,這可是前所未見、錯誤,也是給莫斯科宣傳機器最好的禮物。川普認為普丁在很多方面上都可協助美國的想法,不僅僅是對俄國權力、利益的誤算,也可能要放棄美國該有的價值。

溝通的藝術正合強盜之王的胃口
The art of the deal meets the tsar of the steal

由川普喋喋不休的內容來看,美國對俄國的劇本應該如下:美國會與普丁合作,摧毀「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 — 特別是伊斯蘭國(IS)。在此同時,俄國同意放棄協助美國中東的老對頭 — 對其中東盟友(巴林、沙烏地阿拉伯)造成威脅的伊朗。在歐洲,俄國則會停止煽動在烏克蘭的衝突,同意不騷擾與其接壤的北約盟國,也許還介入核武控制談判。長遠來看,與俄國更親密,也可以幫忙阻止中國的擴張。川普最令人擔憂的顧問史蒂芬·巴農(Stephen Bannon)去年曾說,「無疑地」,「我們跟中國在未來的五到十年內,會在南海開戰。」如果這樣的話,那美國會需要盟友,而俄國是個與中國接壤長達4,200公里的核武強國。有甚麼好不喜歡的?

大概所有事情都不喜歡。俄國駭客也許幫助川普當選,但這不代表川普可以相信普丁。克里姆林宮與美國的利益,有著天壤之別。

舉例來說,敘利亞。說要攻擊伊斯蘭國恐怖份子,普丁喊著很大聲,但沒實際上出甚麼力。與美國合作的價碼,也許是普丁能確保俄國軍隊長年在中東進駐,以支持阿薩德。阿薩德政權在本周才剛被揭露,他們往往在兩、三分鐘的審判後,就決定將人吊死,遭吊死的總人數上萬。這對敘利亞、區域穩定或美國,沒一樣是好的。即使普丁跟川普有相同目標(且他們也沒有),且美國不介意成為俄羅斯暴行的同謀(而美國應該),美俄軍隊也不能如此輕易地攜手奮戰。雙方制度完全不同,一起作戰的話,美國將會被要求分享軍事機密,而這是五角大廈花了大錢所保護的。此外,在盟國戰機已在轟炸伊斯蘭國的此時,俄國戰機也無法加分太多。地面部隊也許會有幫助,但普丁極不可能派遣。

同樣的,俄國也不太可能對抗伊朗。伊朗軍隊是俄國空中勢力的輔助,伊朗同時也是俄國出口的希望。最重要的,兩國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想一起控制中東的好夥伴,雙方不會為了中東議題交火。

希望俄國會是對付中國的好夥伴,這種想法更不切實際。俄國遠比中國衰弱,經濟情況在下滑、人口下滑,軍隊人數也較少。普丁沒有力量,也並不想與中國交惡。相反地,他很重視與中國的貿易,擔心中國的軍隊力量,並跟中國領導人有許多相通之處(起碼在欺辱鄰國,以及拒絕西方國家在民主、人權議題上訓話這幾點上很像)。即使美國升高與中國的衝突是明智的 — 但並不是 — 普丁也完全幫不上忙。

但川普的誤算,最大風險會是在歐洲。普丁的願望清單會分成三類:直到他表現地更好,他才能獲得的東西;比如說西方解除制裁。他完全不應該獲得的東西,比如說他侵占烏克蘭領土獲得承認。以及破壞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秩序,比如說在美國的縱容下削弱北約。

如果川普給予普丁在俄國「鄰近國」方面有更大的空間,普丁會愛死這點。比如說廢除美國在歐洲的反導彈防禦裝置、停止北約擴張到蒙特內哥羅(入約談判今年到期)。川普似乎沒有意識到,這是多巨大的讓步。他看待北約的價值,也是混和了不同的信號。上個月,他說北約「過時」,但本周又說他支持。他的顧問之中,有些人似乎不在意歐盟是否會分崩離析;跟普丁一樣,他們僅擁抱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之流的領導人。雖然史蒂芬·巴農也認為俄國是強盜政治,但他也認為普丁是全球民族主義者、傳統主義者反對自由派精英浪潮的一部分 — 因此也是川普自然而然的盟友。

被大內高手玩弄於掌心
Played for a sucker by a silovik

尋求與普丁大妥協,是種妄想。無論川普是多厲害的談判者,都不會有什麼好交易。事實上,還有一個被忽視的風險,就是被欺騙、易怒的川普,最後會與普丁鬧翻,而這既危險又破壞穩定。

比討價還價或鬧翻更好的,是從小事上來增進美俄間的關係。這也許會包括武器管制,阻止美俄軍隊的意外衝突。共和黨眾議院及那些更敏感的顧問,比如說他的國務卿及國防部長,應要努力說服川普如此做。若不這樣做的替代方案將會非常糟。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