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 26th 2016

台灣企業鴻海,併購長期虧損的日本電子廠夏普一事,受到外界矚目;此事被視為日本對外資開放程度的考驗。但這事在台灣,也被審慎審視。交易仍有變數:在經濟學人付梓前,據報鴻海打算從原本出價的五十四億美金(包含債務承擔)中,砍價約九億美金。但如果協議繼續下去,鴻海總裁郭台銘成功地吸收夏普的品牌跟技術,他就得以提供大客人(比如說蘋果)更廣泛的零組件,甚至可以將鴻海轉型成創新消費型商品的販賣商。台灣經濟部長鄧振中說,如果此協議成功,將成為台灣企業走向全球的範例。

電子業佔了台灣出口總額的40%,GDP的15%。過去超過二十年的時光中,透過為西方企業組裝電腦及以其他小東西,台灣電子業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一開始,它們的工廠都在台灣;但隨著中國開放,部分移往大陸。台灣的專業生產,結合大陸的廉價勞力,是很難被擊敗的。

但現在,兩岸的夥伴關係逐漸演變成競爭關係。台灣企業擔心崛起的大陸廠商追上,稱之為「紅色供應鏈」。台灣的半導體業,比如說台積電,目前還是相當強大。但一些面板大廠,比如說群創(由鴻海掌握)跟友達光電,則受到大陸的京東方、華星光電威脅。台灣二月出口的同期比,下跌了12%,但面板以及其他「光學儀器」則下跌了34%之多。

巴克萊銀行的經濟學家謝涵函說,大陸電子業變得更自給自足後,在所有仰賴中國採購的國家中,台灣是受害最深的。南韓也很仰賴中國,但南韓企業的販賣領域較廣,比如說汽車跟化妝品。

某些產業要創新,比其他產業簡單。鴻海著眼於夏普,就是因為夏普對OLED顯示器的先進技術。鴻海夠大,可以吸收這間跌跌撞撞的日本企業,並繼續砸錢來發展技術。同樣地,南韓企業,比如說隸屬財閥集團的三星電子,也負擔得起保持全球競爭力的研發跟行銷費用。但許多台灣電子廠很小,在其他公司的供應鏈中默默無名,起碼到目前為止是這樣。

開始用自有品牌賣些小東西,可能可以讓這些企業有較高的利潤,讓他們能改善情況。但過去的經驗顯示,如果沒有一些較知名的客人,很難進入競爭行列。包括HTC跟華碩在內的台灣企業,有生產出自有品牌的東西 — 比如說電話跟筆電 — 最後只落得被原本跟他們購買零件客人拋棄的下場。

中華信用評等(標準普爾的子公司)分析師許智清認為,鴻海如果要靠夏普品牌賺錢,只會將這個品牌連結到不打亂現有客人產品線的東西上。短期來說,鴻海更感興趣的,是提供給品牌商(比如說蘋果)更多種的產品組合,提高與這些品牌商議價的能力。許智清說,蘋果可能會不想從三星手上買OLED面板,因為三星跟蘋果在智慧型手機上是競爭對手。

台灣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已承諾,將重塑台灣經濟,從「效率導向轉為創新導向」。蔡英文也希望可以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加強與美國、日本的技術合作。問題是要如何做。現在的台灣政府,已經鼓勵台灣企業要朝雲端運算、「物聯網」、3D列印、生物科技跟再生能源發展。有些看起來有潛力,但並沒有快速解決的方法。在此同時,越來越繁盛的大陸對手,享有廣大內需市場、以及一個很願意砸錢政府的紅利。

原文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