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ch 26th 2020

花些時間佩服台灣吧。迄今為止,台灣對武漢肺炎大流行的處理,拯救了許多、許多生命。人物講述了故事。這個擁有兩千四百萬人口的國家,感染人數遠少於鄰國:至3月25日,僅有235位確診、兩人死亡。

台灣官員看起來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副總統陳建仁是著名的流行病學家,也是前衛生署長。台灣在2003年SARS的疫情中有73人死亡,之後建立了應對此類危機的機制。在2003年時,並沒有清楚的專責單位。因此台灣政府在2004年成立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CECC)。這個機構通常不會運作;在緊急情況下,疫情指揮中心的任務是跨政府部門聯繫工作,並分配所需的資源。1月20日時,蔡英文總統開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並任命了衛福部長陳時中為指揮官。

疫情指揮中心的反應迅速,從檢查機場入境乘客到檢測、口罩配給都是指揮中心的責任範圍。台灣的鄰里守望,是國民黨(列寧主義政黨)威權統治時期遺留下來的奇怪制度。但這制度有助於執行隔離,並為無法出門的人提供食物。

如果說台灣哪裡大放異彩,就是IT科技了。國家數據庫、大數據被用於分辨哪些群體是最容易被感染的。即使這聽起來像老大哥在監視你,但熱愛自由的台灣人,已經為更廣大的共同利益而接受了這些措施。同時,政府對疫情的情況開誠布公、媒體認真對待訊息的傳播。嚴格限制假新聞的法律,阻擋了來自中國社群媒體的假新聞。這些來自中國的假新聞是為了讓台灣人不信任其政府的處理方式。如果一般台灣人很放心,那麼經濟活動也是。商業信心保持地異常良好,這與歐美的恐慌、不確定性形成鮮明對比。

台灣與中國的經濟連結緊密、人群交流密切,這都預期會使得台灣對待武漢肺炎的反應更加複雜。畢竟,連美國禁止中國航班入境時,也引起了強烈批評。蔡英文總統跟台灣政府,已與中國官方打了多年交道。中國稱台灣是屬於自己的,不喜歡蔡英文跟她所屬的民主進步黨,因為民進黨支持正式獨立。然而,一旦威脅變得清晰,決策卻更加冷靜。而與中國的密切交流,讓台灣政府對武漢爆發的流行病感到擔憂,甚至比中國政府更早進入狀況。中國最初的隱瞞,讓人們對其反應感到不信任。相較之下,台灣以及時和積極的行動定了基調。早在12月下旬,台灣衛生官員就登上了從武漢出發的航班,檢查乘客症狀。

並不是所有事都一帆風順。台灣約有五萬名東南亞非法移工,許多人都從事看護工作,要追蹤這些人較困難。從其他地方返國的台灣人,有可能引發新一波感染潮。習慣中國惡意的台灣媒體對冠狀病毒宣戰,這包括了對政府的強力支持;若官員沒做好,或侵犯了公民隱私,不太清楚媒體會不會發聲。

儘管如此,台灣的表現還是令人矚目。更值得注意的是,台灣並不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成員。原因很簡單,愛霸凌人的中國拒絕台灣加入。台灣甚至無法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界衛生大會,那是世界衛生組織做決策之處。當台灣在12月底寫信詢問世界衛生組織武漢爆發的病毒是否可能人傳人時,世界衛生組織已讀不回(現在已承認會了)。

台灣力抗武漢肺炎的作為,代表了即使台灣不在世界衛生組織內,也可以應付這件事,即使有些代價。但台灣被排除在外,卻引起更大的傷害。台灣對這種冠狀病毒威脅的早期了解,也許可以更早預警其他國家。台灣無法傳播自己的發現,代價就是人命。

世界衛生組織誇讚中國「採取了也許是史上最積極、靈活、勇敢的防控措施」,這是真的。但世界衛生組織也應該要花點時間稱讚台灣,最好是要求中國停止這種不合情理的抵制行動。

原文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