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23rd 2019

當台灣在5月17日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雀躍的不只是圍在立法院外、成千上萬名揮舞著彩虹旗的群眾。亞洲平權倡議者宣稱,台灣是鼓舞人心的燈塔。平權團體「香港婚姻平權 (HK Mirriage Equity)」的Jerome Yau說,台灣的成就「傳遞了一項強烈的訊息,那就是亞洲其他地方也可能擁有同性婚姻。」

當然可以。但台灣的情況是得天獨厚的,且即使這樣,這個過程也並不容易。於首都台北舉辦的年度同志遊行,是亞洲規模最大的。台灣擁有蓬勃的民主政治跟公民社會。蔡英文總統在2015年競選總統時,宣稱她是婚姻平權的忠實支持者。且於2017年時,大法官宣布禁止同性婚姻,違反了憲法的平等權。大法官會議要求國會必須在兩年內修改法律,讓同性婚姻合法。期限就在5月24日這天。

但蔡英文沒有預料到會遭遇激烈且有組織的反對聲浪,尤其是基督教。抗議者圍在被認為支持同性婚姻的立委門外,其他人則在立院大門,跪地祈禱唱著聖詩。

蔡英文因為推動其他幾項爭議較大的改革,本身已位於守勢。擔心2018年11月縣市長慘敗的情況下,蔡英文先停止了同婚議題。那次大選中,反同團體也同時起草了三項公投議題。一項是企圖廢止性教育部分中的同志教育;另外還有一項是希望婚姻限定在一男一女。

但蔡英文所屬的民進黨還是在2018年的大選中慘敗,且選民對上述的公投題目投了同意票,讓婚姻平權的前景再度變得不確定。釋憲期限讓蔡英文不再動搖,政府推動了釋憲所需的執行法案,但保守派的反對者仍不放棄,他們不提「婚姻」這個字,而希望用「同性結合」、「同性家庭關係」。蔡英文的法案通過了,但也沒有辦法同志擁有與異性戀者一模一樣的權利。若小孩與同性伴侶兩人都無關係,則無法被領養。而外國伴侶除非母國也為同婚合法國,否則也不能結婚。

亞洲其他地方的反動勢力則更強大。想想汶萊,最近才打算用石刑處罰同性戀。台灣也為日本提供了靈感;日本社會雖然寬容,但公民社會並不興旺。2月時,十三對同性伴侶控告日本政府,認為憲法要求日本政府認可同性婚姻。這些官司在情人節那天,分別於名古屋、大阪、札幌、東京的地方法庭開庭。台灣平權運動領導者之一許秀雯律師說,「他們採取了台灣的策略」。

而在香港,Jerome Yau說台灣經驗,證明了贏得人心的重要。平權倡議者認為少數族群的基本權利,不應由多數投票來決定。但Jerome Yau認為應該要直接與聲浪最大的批評者溝通,這會助於同性戀不再成為年輕人間的禁忌話題。輿論正傾向對同性婚姻友善的那端;香港法院也出了一些力,認可了外籍同性伴侶在港的居住權。致力於讓私人企業更具包容性的社商賢匯(Community Business)執行長魏余雪奕認為,如果香港過於謹慎的政治人物體認到,有必要維持香港全球商業中心的地位,那他們可能會對此事燃起熱情。擁有十一萬名員工的香港前六十大公司,都簽署了社商賢匯的LGBT包容原則。

回到台灣,保守派誓言要推翻同性婚姻。但在其他法律上同性婚姻很難一時合法的地方,社會其實很快就接受了這樣的轉變。在印度,批評者仍對去年的同性戀合法化大表不滿,但印度時報 — 一份至今仍刊登大量配對廣告的傳統大報 — 在本周開始刊登「我出櫃、我驕傲(Out & Proud)」的廣告專欄。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