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26th 2016

5月17日發生在南韓首都首爾的二十三歲女性謀殺案,至少因為兩個原因令人震驚。這件十惡不赦罪行的犯罪嫌疑人,是在繁華的江南區公廁中刺殺被害人。但這也是非常不尋常的一起事件:南韓的謀殺率,每十萬人僅有0.8人,比澳洲、挪威跟法國還低。約70%的南韓女性認為,夜間獨自走在街上也很安全。但在謀殺案的四天內,南韓線上購物網站CJMall,針對女性的防身用品,如防狼噴霧和報警器,銷售量提高了八倍。全南韓最負盛名的首爾大學,已經在女廁安裝尖叫偵測器。市政府將河濱公園的監視攝影機數量加倍。為何這個案件如此敲響警鐘?

這起悲劇的情境引起了大眾激烈討論。雖然警方初步研判這起事件並不是仇恨犯罪 — 嫌疑人在2008年被診斷出精神分裂症,直到去年都還在接受精神病治療 — 嫌犯跟警察說:「因為女人們無視我」,這句話震驚了南韓人。他之前從未見過被害者。攝影機顯示,比被害者先進入那間不分性別公廁的六位男性,他都放過了。很顯然,看起來只因為被害者是女性。在謀殺案發生過後的幾天,江南站 — 對許多人來說,是南韓現代化的象徵 — 成為臨時的哀悼現場,數百人前往十號出口,獻花、貼上五顏六色的便利貼來表示哀悼。在幾天內,類似的紀念活動也在釜山、大邱、大田等城市展開。

無論嫌犯的動機是甚麼,很輕易地南韓女性跟被歧視聯想在一起。許多便利貼上,思考著南韓性平的議題。在性平排名後段班的南韓(世界經濟論壇的資料顯示,南韓在145個國家中排名115名,跟布吉納法索、尚比亞差不多,遠輸給一向重男輕女的日本)來說,這並不讓人意外。南韓男女的工資差異,是富裕國家中最大的。去年1月至8月間,暴力犯罪的受害人中,有87%是女性。根據法律,手機的相機必須要有喀擦聲(跟日本一樣),因為裙下偷拍太普遍了。但女性主義者的活動,往往遇到男權團體的惡意對待,他們會組織反對的遊行。這些男權團體說,因為某個精神不穩定的人,所犯下的非典型攻擊行為,男性也是受害者。當北韓在2010年,用魚雷擊沉一艘南韓艦艇造成多人死亡時,一個團體獻上花圈,上面有著水手的照片,寫著這些水手會死,「只因他們是男性」。女性參加紀念活動時戴著口罩,擔心遭到報復。

隨著南韓經濟趨緩,失業率飆高,越來越尖銳的少數男性權益團體聲音,也成為部分解方。南韓社會仍期許男性要成為家庭的經濟支柱、要存錢辦婚禮、買第一棟房子。對男性來說,是種沉重打擊。這些男性團體,對政府中「性別平等與家庭部」(他們也希望廢除此部)所給予婦女的權益感到憤怒。他們認為,在男人必須服兩年兵役的同時,女性卻在職場越來越往專業邁進。在這些人最醜陋的一面中,他們詆毀韓國女性,說他們是靠男人的淘金者,稱他們是泡菜女(kimchiniyeo)、味增女(doenjangnyo)。但他們叫囂的力度,也是婦女進步某種程度上的衡量指標。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