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Feb 20th 2017

任何想在西倫敦家園後院有段對話的人都想知道,希斯洛機場還可能塞入更多飛機嗎。平均來說,一段對話中,每隔一分鐘就會被飛過頭頂的波音或空巴打斷。

但每年通過西倫敦上頭的乘客卻越來越多。根據歐洲機場理事會(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 Europe, ACI)的數字,2016年這個歐洲最繁忙的樞紐機場,乘客數增加了1%,來到七千五百七十萬人。歐洲第二繁忙的機場戴高樂機場,乘客數遠遠落後。

希斯洛機場現在兩條跑道都已經使用到極限。如果加上第三條跑道,情況將會改變,但也許要到2026年了。但在此同時,要讓機場使用人數繼續增加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使用更大台的飛機。今年開始,大韓航空成為第九個使用A380巨無霸客機往返希斯洛的航空公司。阿聯酋航空則把每天往返杜拜的A380架次,從五架增加到六架。這意味著,即使希斯洛機場處理的乘客數,比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歐洲第三繁忙的機場)多了一千兩百萬人,但2016年從希斯洛機場起降的飛機數目,比史基浦機場還少。

這樣的容量限制,是許多人(包含本文作者)認為希斯洛「歐洲主要樞紐機場」地位來日不多的理由之一。在希斯洛機場天際日益壅塞的同時,伊斯坦堡的阿塔圖克國際機場看起來肯定會超越它。伊斯坦堡有許多優勢:它位於一個橫跨兩大洲的國家,擁有龐大的國內市場及對航空業友善的政府。2015年時,歐洲機場理事會預測阿塔圖克國際機場將在兩年內成為歐洲最大機場。但對土耳其來說,過去是悲慘的一年;恐怖攻擊、流產政變以及政府對上述兩件事的威權反應,都讓旅客卻步。2016年阿塔圖克機場的乘客人數下降了2.1%,落於史基浦機場及法蘭克福機場之後,位居第五名。該機場主要用戶的土耳其航空(與阿聯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卡達航空並稱世界四大「超級運航者」),因此有約三十架飛機停飛、數十架飛機的訂單推遲,以及暫停二十二條航線。

土耳其的失,是其他機場的得。整個歐洲大陸的旅客成長量為5.1%,旅客飛行次數也首次超過二十億次。旅客避免前往伊斯坦堡的結果,就是南歐各國機場的旅客數有著穩定的成長,包括克羅埃西亞、希臘、葡萄牙及西班牙。而隨著廉價航空越來越受歡迎,也造福了較便宜、中等規模的機場。舉例來說,都柏林成長了11.5%、曼徹斯特成長了10.8%,而布加勒斯特更成長了18.3%。

但在未來幾年內,希斯洛機場的人群,都不會是歐洲其他機場可比擬的。對多嘴的倫敦人來說,真是件壞事。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