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pr 20th 2017

日本國會在這幾個星期間,不停地辯論是否要懲罰預謀犯罪的人。日本政府說,這樣的「陰謀法」,可避免國家受到恐怖主義的傷害。以一個犯罪率創下歷史新低(2015一整年,只有一起致命槍擊案的記錄)、上一次大規模恐怖攻擊可追溯到二十多年前的國家來說,這樣的理由聽起來有些牽強。

日本律師協會質疑,是否警方需要更多權力?律師協會表示,警方可利用現行的法律來追究犯罪陰謀。批評者則懷疑,執政黨自民黨別有用心。主要反對黨民進黨的階猛議員認為,「對這條法律的需求非常小,但擁有這條法律的危險卻無窮大」。他認為,通過這條法案,將導致個人自由崩壞:「跟保衛憲法賦予的個人自由比起來,政府更熱衷於保護國家的行為自由。」

老實說,主導日本政壇長達六十年的自民黨,從未隱藏過自己的威權路線。自民黨想擺脫美國佔領軍在1947年所公佈的自由派憲法;對憲法中放棄戰爭、削弱天皇地位、對基本人權不可侵犯的鏗鏘宣示等條文不滿。

由自民黨背書的一項憲法修正草案,拋棄了這些想法,並以「對國家的義務」之形式替代。必須尊敬國歌與國旗、權利來自「責任和義務」、公民「必須遵從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言論自由如果阻礙了這些,則可以受到限制。明治大學的Lawrence Repeta說,最令人震驚的是,這項草案授予日本首相日本,在「極度廣泛且未定義程度的各種潛在情況下」得以宣布緊急狀態。Repeta認為,這項草案是捨棄日本自由民主的藍圖。

私底下,有些自民黨政治人物也認為,這份由黨內死硬派於短暫在野時期所寫的草案,有些太超過了。笹川平和基金會的渡邊恆雄說,「沒有人認真看待這件事」。他說,如果自民黨真的想對選民推銷這份草案,內容必須要更吸引人。然而,自民黨自從2012年重新掌權後便更右傾的情況來看,這份草案在政策上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大。

去年十,一位聯合國的特別報告員批評,安倍政府企圖恫嚇媒體。方法是依據管制大眾傳播媒體的法律,來關閉有「偏見」的媒體。2013年時,儘管受到記者、律師跟學者的大力反對,自民黨仍推行一項法律,讓政府可以宣佈各式資訊為國家機密。理論上,這條法律有助於美日之間的安保合作,過去美國常抱怨一些機密資訊外漏。但實際上,這卻引起人們擔心,揭露完全合法的資訊(比如說福島核廢物汙染的程度)也可能被認定犯罪。

自民黨籍的國會議員林芳正堅持,很少自民黨人想回到過去,儘管他本人也承認,有些人想把路「導向極右」。但他仍然支持陰謀法,認為這可以讓2020東京奧運保持安全。自民黨在參眾兩院都保有優勢,意味著修正案可能會無窒礙地通過。階猛議員說,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反對黨,才是一般民眾最需要擔憂的。自民黨也許不代需要擔心在國家權力上受到箝制,但應該要有人去擔心這件事。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