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 9th 2018

對川普衝動、突兀地接受北韓獨裁者金正恩邀請,「於5月」前往該國訪問一事,不要抱著太高的期待。要最大化此類峰會成功的可能性,要像季辛吉為了尼克森在1972年歷史性訪中前所做的準備一樣,需要精心、煎熬的非官方典型外交途徑。在匆忙決定出訪前,川普本應要耐心地等候試探性協商的結果。

川普不耐的理由之一,是他對此類傳統外交的蔑視。而雖然派駐南韓首都首爾的大使懸而未決、國務院也剛失去北韓議題專家尹汝尚(Joseph Yun),看起來對川普都不算甚麼。川普無疑地相信,是因為自己的強硬態度,才把金正恩帶上談判桌。而一旦上了談判桌,他獨特的人格特質,加上他的談判天才,可欺凌、哄騙金正恩交出核武。

事實上,金正恩不可能(譯按:原文用hell will freeze over,地獄要結冰意即不可能)交出這個他父親、祖父視為金氏王朝最終捍衛者,花了數十年跟巨大犧牲所換得的武器。

緊縮的制裁,以及華盛頓大嘴巴地說要給北韓核武致命一擊的行為,的確可能會讓金正恩覺得,現在是個對話的好時機。但同時金正恩也可能相信,需要對話是因為他的核武已經接近可以進攻美國,讓川普非常急於見他。

換句話說,是金正恩的核武換得尊敬。他們創造了一個讓金正恩與美國總統平起平坐的情況(而非讓金正恩看起來是個被排斥的傢伙)。

金正恩主動要談朝鮮半島去核化的議題,來交換南韓官員口中的「安全保證」,看起來有點像是玩世不恭的詭計。他知道拿不到他所要的保證,但他仍可能可以藉由暫停飛彈試射(也許是短期的)得到一些東西。金正恩也許也會計算,這樣的談判可降低與中俄間的緊張關係,並作為中俄兩國撤回制裁的藉口。

藉由發起與川普的會面,金正恩將自己在國內的聲譽,提高到無法計算的高檔。這將告訴北韓被蒙蔽的人民說,他的權力是無法被挑戰的,而核武讓北韓擁有這樣的地位跟影響力。而川普已經放棄這場峰會的紅利,除了倉促決定讓國內外(包括北韓)大吃一驚以外,沒有換回任何東西。

川普與那位被外界稱作「小火箭人」的獨裁者見面並不一定完全是壞事。如果兩人相處融洽(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也可為更實質的談判鋪路 — 但即便如此,期待仍不應過高。

然而,這場兩位領袖間準備不充分的峰會,可能會有讓川普掉入後述兩陷阱其中之一的風險。第一個陷阱是,金正恩成功地取悅了浮躁又缺乏經驗的川普,讓川普以為對方沒有想得到甚麼,而做出了愚蠢的妥協。第二個陷阱是,如果川普事後才恍然大悟,被金正恩擺了一道,讓他看起來很天真。川普的表現,可能會像個被誤導、求婚被拒的傢伙。與北韓會談的座右銘應該是「謹慎行事」。相反地,一場為時過早的峰會,是欠缺思慮地在擲骰子。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