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0131221_CDP007_0
Economist Dec 21st 2013

那是1880年的夏天。在中國崎嶇的西北方,俄軍跟中國軍隊展開前哨戰。而在東方的海上,沙皇的海軍正逼近中國海域。成千上萬的中國軍隊被派到首都北京附近的天津市,打一場清國並不想打的戰爭。就中俄才剛敲定條約的時間點來看(譯按:就時間點來看應是伊犁條約前,里瓦幾亞條約的階段),事情不順利地可怕。

而在北京,這一切都怪罪到一位體態豐滿、留著長鬚的貴族 — 完顏崇厚身上。時年54歲,原本是一位富裕貴族,且深受皇家信賴的完顏崇厚,正在牢中等待斬首。他被判了極刑,主要罪名是中國史上最糟的外交官。他被派到俄國協商,要求沙皇讓步,但最後讓步的是他自己,

清國之前也有簽訂過羞辱性的條約,但那是槍口下的簽訂。這份條約則不同,是因為無能和幼稚造成的。此時已是第二次控制年幼小皇帝,進行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拒絕承認這個條約,她的朝廷也指控完顏崇厚犯了叛國罪。

當時「主戰派」極度希望他被判死刑,而他國的外交官反而希望清廷能留條生路。許多人擔心如果完顏崇厚被處決了,俄國就會入侵;或是一個新的、好戰的中國,會撕毀跟西方國家的「不平等條約」,引發新一波衝突。做為和平使者,完顏崇厚徹頭徹尾的失敗,唯一能讓他留下性命的卻反而是戰爭的威脅。

這人的性命懸於一線。但究竟該站上被告席的是完顏崇厚,亦或是造就他變成這樣的清朝呢?考慮到他之前也曾搞砸一些事情,這件事中最奇怪的是,為何這位史上最糟外交官會被如此委以重任呢?

當他負責整治河川時,發生嚴重的洪災。他被解職 — 然後再被授與另一個職位。當他被派到天津,負責管理與外國人的貿易事項時,發生了駭人聽聞的天津教案(譯按:天津民眾攻擊法國教會,造成數十人遇害)。他又被解職 — 然後被派到法國當欽差大使。不到三年,他又高升到天子腳邊,搞砸與日本諸多糾葛的顧問團中,他也名列其中。這樣的人怎麼能一直被重用?

非典型仕途

講到帝國的沒落,通常著重在那些擁有過高自尊、豪奢過度且不聽建言的獨裁君主上。不過這是個較平淡的故事,講述一個沒沒無聞的角色,因為他的無能而加速了帝國的毀滅。

完顏崇厚選對了父母,也選對了時代出生。的確,如果想體驗清朝的榮耀,1826年並不是一個最好的降生點:大概一個世紀前可能較適合。但對權貴出身的人來說,這是個完美的時間點。清帝國正在腐壞中 — 是一個可大力剝削的時代。

清政權仍然認為自己是地表上的超級強權,因為長久以來就是這樣。但腐敗,加上一場耗費鉅資的叛亂,讓清朝大幅衰弱。在完顏崇厚尚未成年時,清朝就已經遭受首次被外國大幅羞辱的經驗,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付了巨額的賠款給英國。自1850年起,這個國家又被捲入另一場幾乎動搖國本的叛亂— 太平天國之亂。

清朝的衰落對年輕的完顏崇厚來說,並不是那麼地明顯。他的家族已伺候天子好幾個世代了,他也想。他知道他出身好,在他家族授權的自傳中說自己已「深受皇恩」,要「知恩圖報」。「要如何回報浩蕩皇恩?」

他的機會在1850年代來臨,當時清朝亟需錢財,卻又無可附加地腐敗。滿清表面上仍依賴儒家的科舉制度來進行任官考選,但也需要朝廷信賴,又能提供金援的官員。

這一切對完顏崇厚都很有利。他的父親是一位資深的滿清官員,他的兄長也是。他們都通過了最嚴苛,每三年在北京舉辦的皇家科舉,獲得進士的稱號。在完顏崇厚之前的時代,只有進士才能擔任高級官員,僅有少數例外。而僅有非常少數的進士,是身上留有皇族血統的旗人。這個經過篩選的集團統治了中國好幾個世紀。

對一個跟世界交涉日漸增加的帝國來講,這樣的考試並不適合。科舉考試並不考跟當代競爭力相關的科目,比如說外交事務、科學跟科技(學習語言是不被鼓勵的)。考試侷限在儒家的知識跟價值觀,要求熟悉經典。兩個多世紀前,一位皇帝(譯按:康熙)就曾稱這樣的考試「空疏無用,實於政事無涉」。

完顏崇厚對於獲取這些無用知識相當用功。但他並不是最厲害的儒家學者,也未曾獲得過進士。甚至在較低階的鄉試,為了獲得舉人,都考了三次才上榜。

幸運的是,在完顏崇厚的年代,還有另一條熱門途徑可以為官:用買的。在更早的年代,官位的買賣就很常見 — 被稱為為官的異途 — 但通常是買賣些芝麻綠豆官位,無傷大雅的交易。1850年代,清朝廷對金錢的渴望,擴大了官位買賣的市場。朝廷販賣許多擁有實權的官位,也削價來活絡交易。完顏崇厚的父親,以及在他父親過世後,完顏崇厚本人都有捐獻給朝廷,做為仕途起點。之後他的兄長也捐了可觀的金額來讓升官的速度加快。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