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0141220_blp908
Economist Dec 18th 2014

美國說棒球是國球,但許多方面來看,美式足球在幾年前就已經超越棒球成為國球了。而相較之下,棒球在古巴還是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身為棒球的第二故鄉,古巴在12月17日宣布跟美國建交、結束長達50年的對峙。兩國自19世紀晚期開始,就隔著佛羅里達海峽,同時發展棒球,而最終成了古巴脫離西班牙獨立時的奮鬥象徵。古巴棒球史的作者Roberto González Echevarrí,在2009年筆者正為紐約時報寫作時,曾跟筆者說,「跟美國比起來,棒球在古巴才是全民運動」。「棒球被認為是現代的、民主的、美式的,而西班牙人帶來的則是鬥牛,既不進步又野蠻。就好像美國的建國元勳們,手上揮的是路易斯威爾(Louisville)球棒。」

在卡斯楚1961年將棒球國有化,並禁止輸出古巴球員前,古巴毫無疑問是美國以外的棒球重地,且佔了大聯盟拉丁美洲球員的三分之二。在卡斯楚掌權的前三十年,外國人僅能在國際賽看到古巴球員的英姿,而古巴在那些比賽中是常勝軍。但從1990年初期起,球員慢慢開始叛逃,而在近幾年,叛逃的潮流從涓涓細流轉變成激流。今天大聯盟中許多最令人興奮的巨星(包含上圖照片中的紅人Chapman),都是從古巴逃出來的。去年,身兼卡斯楚弟弟跟繼位者的勞爾卡斯楚,跟現實做了妥協,同意古巴球員可以在國外比賽,只要那些球員繳稅(以國外所得做基準)以及同意返國打古巴聯賽。而此舉讓美國的貿易禁令,成為古巴球員能自由在美國打球的最後絆腳石。因為美國財政部不太可能特准那些拿肥約的球員繳稅給古巴政府,只有願意叛逃且切斷跟母國關係的球員,才能在大聯盟打球。

從表面上來看,兩國恢復邦交對現狀不會有甚麼影響。官方上,僅有美國國會能取消禁令,1996年的赫姆斯柏頓法案(Helms-Burton Act of 1996)中已明文規定。但古巴資產管制規定(Cuban Assets Control Regulations)給了美國財政部能不受限制進行交易的權力。歐巴馬昨天的聲明中,並沒有說要鬆綁對古巴旅遊、匯款的限制,這對大聯盟將有很大影響。但如果歐巴馬總統願意讓古巴球員在美國打球,繳稅給卡斯楚的話,他可大筆一揮進行授權 — 而接著會有500萬名面臨被驅逐出境的非法移民受惠。他已經表示,共和黨不會在國會阻止他行使這項完整的行政權。而且歐巴馬最喜歡的隊伍,芝加哥白襪隊,陣中已經有一名古巴打者,且從某種評價方法上來看,他是去年美聯最好的打者,歐巴馬可能既受益,又傾向打開這座閘門。

雖然大聯盟方面,發表了一份聲明,說「密切觀察這重要議題」,但應該很高興,他們能更容易取得有天分的古巴球員。大聯盟方面可能會禁止無限制的激增。古巴的這些老將,代表的是大聯盟選秀僅存的規則漏洞,讓沒錢的球隊能跟有錢球隊取得戰力平衡。如果是美國50州、波多黎各、加拿大的居民,都會被要求要在每年業餘選秀時註冊,球隊按照前一年的成績來挑人,並擁有跟這些球員的獨家交涉權。(從歷史上來看,古巴的叛逃球員,通常都在第三方國家註冊,如安多拉或瓜地馬拉,就是為了要規避選秀,可以避免激烈競價後的高薪。)而在某些外國聯盟(如日職、韓職)打球、身上還有合約的球員,轉隊則採用「入札」制度,大聯盟球員付錢給這些球員的母隊,讓他們有權力進行交涉甚至簽約。而國際業餘球員 — 定義上是23歲以下沒有選秀資格的球員,則交由international bonus pools來管理,這種制度讓弱隊可以比強隊花更多錢去簽外籍年輕球員,而對那些選擇不執行的球隊課以重稅。

這讓一個族群的球員,成為制度下的漏網之魚,無法讓出價最高者簽到:古巴23歲、或23歲以上,擁有至少5年古巴聯賽經驗的球員。這樣的球員,其簽約金額,是頂級狀元跟外籍業餘球員夢寐以求的:今年8月,紅襪付了7,200萬美元給還不屬一線球星的Rusney Castillo。如果剩下的古巴球星在瞬間進入這個市場,那些富豪球隊,如正在辛苦從老化、球員表現不符合預期中重建,但卻受挫於大聯盟平衡競爭政策(competitive-balance policies)的洋基,就可以再次以他們花錢的方法,來重返頂點。

古巴官方,尤其是老卡斯楚,仍然是古巴的棒球主宰,也仍然有他們自己的顧慮。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一定對於從大聯盟肥約中,可獲得的豐厚稅款垂涎不已,這些稅收,甚至高到可以占古巴GDP的幾個百分點。此外,這次的美古和解,理論上讓古巴聯賽提供了一個舞台,在大聯盟沒有進行比賽的冬季,歡迎之前叛逃的球員,回到古巴比賽。但大聯盟最近,對旗下球員參加拉丁美洲冬季聯盟的限制越來越多,現在禁止高薪球員參加,或是非常嚴格限定球員出賽數,以降低受傷、疲勞的風險。如果古巴持續現有政策,也就是打滿古巴聯盟整季球賽的球員,才准跟外國球隊簽約 — 這項政策,會讓古巴球員在大聯盟球隊眼中的身價大幅下降 — 而那些最頂尖的古巴球員也許還是會選擇向錢走、叛逃。對曾經自豪的古巴聯賽來說,這會讓叛逃本來就帶來的破壞,更變本加厲:為了提供給球迷品質更好的球賽,古巴聯賽將球季分成上下半季,在季中則讓有晉級的球隊從沒晉級的球隊中挑選球員。

可能要花上好幾年的時間協調,才能設計出一套系統,讓古巴球員能在不叛逃的情況下,在美國打球,同時讓大聯盟及兩國政府滿意 — 又可以讓赫姆斯柏頓法案在可預見的未來內存留著,如果2016年共和黨選上總統,可能就行不通。有許多人猜測,認為大聯盟可能會在古巴設立棒球學校,甚至是以首都哈瓦那為主場的球隊(哈瓦那曾經在1954-1960年間擁有一支小聯盟球隊),這實在大錯特錯:大聯盟30支球隊,在多明尼加都已經設立許多豪華設施,在那就可以輸出古巴球員到美國,也沒甚麼理由認為,跟波多黎各、多明尼加相比,大聯盟球隊在古巴能更蓬勃發展。但是,歷史的弧線已經明顯彎向美古關係正常化,無論在棒球領域還是其他。對這個加勒比海人口最多、棒球根源最長的島國來說,現在似乎是尋回過去榮光,接近世界棒壇金字塔高峰的最好時候。

原文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