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7_LDP002_0
Economist Feb 7th 2015

有時候沒有甚麼好選擇。奈及利亞準備在2月14日舉行下屆總統(譯按:此場選舉因為博科聖地的叛亂擴大,已延期六周)的投票。奈及利亞面臨的問題極大 — 從猖獗的貪污到聖戰士的叛亂 — 甚至有可能讓國家四分五裂,會帶給奈國民眾以及世界嚴峻的後果。

此外,作為非洲最大經濟體,此場選舉是奈及利亞自1999年,恢復文人統治後最重要的選舉,甚至可能是40年前內戰結束後最重要的一場選舉。奈及利亞人必須在現任,已證明無能的強納森總統(Goodluck Jonathan),以及前軍事獨裁者,雙手沾滿鮮血的反對黨領袖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這樣的候選人組合,是讓奈及利亞問題更棘手的破碎政壇象徵。

從強納森開始,他所屬的人民民主黨(PDP)自1999年就開始執政,而他本人是2010年前任總統逝世後繼任的。人民民主黨的執政真的很糟。強納森表現出不太想解決普遍貪污的問題。當央行總裁報告說有200億美元遭竊,得到的獎賞是回家吃自己。

更糟糕的是,在強納森的執政下,奈及利亞北部陷入一片水深火熱中。約有18,000人在近年的暴力事件中喪生,其中有數千人是因為1月時博科聖地進行殘酷攻擊而喪命。博科聖地是個聖戰士組織,已宣布建立自己的哈里發國,領土大小約有比利時那麼大。另外還有150萬人被迫離開家園。這樣的暴動,遠離強納森的政治根據地 — 奈及利亞南部,折磨的是比較可能會投給反對黨的北部民眾。他表現出不太想解決這個問題的樣子,或說是沒甚麼能力解決。在法國發生查理周刊事件後,他很快就發表慰問聲明。但在博科聖地發動攻擊,殺害數百位同胞後的幾乎兩周後,他才發表談話。

他執政的唯一亮點是經濟表現,奈及利亞是世界上成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但大體來說,不應該說是政府的功勞;反而應該說,即使有這樣的政府,還有這樣的表現。而下降的油價,也會讓經濟成長放緩。財富並沒有廣泛分配:在強納森的執政下,貧窮人數還增加。奈及利亞人,跟較貧窮的鄰國迦納比起來來,短命了八年。

強納森掰掰
Goodbye Jonathan

選民有足夠的理由讓強納森打包回家。在一個政權更迭通常是透過軍事政變的國家,反對黨「全民進步黨」有機會透過投票來贏得政權。但其推出的候選人,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過去是一位將軍,三十年前透過政變執政過。他的統治骯髒、野蠻,感謝上天沒有太長。他宣稱要展開一場「對無紀律的戰爭」,他要求士兵揮舞鞭子,以確保奈及利亞人乖乖排隊。他的經濟政策被稱為布哈里主義,具有破壞性。在面對貿易赤字時,他沒有讓貨幣貶值,他反而試著修正價格,禁止「沒必要」的外國商品進口。他驅逐了70萬移民,妄想此舉可以為奈及利亞人創造工作機會。他禁止政治集會跟言論自由。他拘禁數千人,利用秘密法庭處決民眾,而這些人的罪不至死。

有這樣紀錄的前任獨裁者,應該要有第二次機會嗎?令人驚訝的是,許多奈及利亞人認為應該。其中一個原因是,奈及利亞隨便一位部長的手錶,價值可能都是民眾一年薪水的數倍,處在這樣的國家中,布哈里穿著涼鞋苦行,且有打擊貪腐的紀錄。很少人會質疑他對民主的承諾,或是他是否會恢復專制統治:他參與選舉數次,當敗選時都有接受結果。他可能在執政上可以做得較好,尤其是在解決博科聖地一事上。他出身北方,是位穆斯林。要隔絕叛軍,布哈里將會需要當地居民的協助,而他也會有較高的正當性。身為一位軍人,他也比較知道該如何贏得士氣低落軍隊的尊敬。

我們不需要在這場選舉中投票,真是令人鬆了一口氣。但如果要我們提供一個選擇 — 帶著沉重的心 — 選擇布哈里吧。強納森冒著讓奈及利亞血腥分崩離析的風險在統治。如果布哈里可以拯救奈及利亞,歷史也可能會對他仁慈一些。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