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1_ldp501
Economist Mar 22nd 2015

如果你想要尋找李光耀的紀念碑:環顧新加坡就可以了。繁榮、秩序、乾淨、效率及清明政治;這些不單只是他的功勞,但即便是最嚴厲抨擊李光耀的評論者,也同意在3月23日過世、享年91歲的李光耀,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李光耀早在1959年,新加坡尚屬英國自治邦時期,就擔任國家領導人,直到1990年都擔任總理一職,分階段退休;而直到2011年,才完全卸下內閣身分。他直到逝世前都保有國會議員的身分。在他的治理下,沒有天然資源的新加坡,成為世界上最富庶的國家之一。許多仰慕者視新加坡為一種典範,而李光耀是聖人。他的確可以教導這個世界許多東西;但某些人,尤其是中國,學到錯誤的那面:也就是威權專制是有效的。

李光耀的部份影響力,來自於他所扮演的頭腦清晰、直言不諱的地緣戰略家身分。在我們這個雙強競爭的重要時代裡,他是精明的觀察者 — 中國崛起,而美國如何應對。他同時也是雙方都尊敬的詮釋者、在兩國都有獨特管道,並扮演著重要的聲音,他主張美國繼續在亞洲發揮影響力,而中國應該對此表示寬容。

但他的國際地位,其實是源於他治理新加坡的成就。他許多事情都做對了,尤其是在選擇經濟官員的眼光。他們保持小政府、經濟開放、規則簡單、透明且有效率。新加坡也是世界銀行「最容易做生意」地區的第一名。新加坡早在14世紀時,就靈巧地運用其優勢,成為成功的轉口港:良好的天然港,又位於麻六甲海峽,擁有重要的戰略位置;全世界的海上貿易約有40%都通過此處。外國資金蜂擁而入。

有寬頻的平壤
Pyongyang with broadband

政治安定跟擁有社會秩序,是擁有吸引力的部分原因。新加坡人口以華人後裔為主,但同時也有為數可觀的馬來人跟印度人,在60年代曾發生多次種族衝突。自那時開始,新加坡就利用下面幾種方法,讓族群保持和諧:公共住宅以配額制,來落實族群融合;對煽動性言論低容忍;犯法處以重懲(同時包含體罰跟死刑)。保守政策加上嚴厲的社會控制,使得罷工、或是其他形式的抗議行動非常罕見。社會政策則是不自由的 — 比如說同志行為仍違法。

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自始至終都牢牢掌握著權力。新加坡的政治體制,基本上是源於英國的西敏制,但做了微調,不讓任何有威脅可能的反對黨浮上檯面。主流媒體也被馴化了。選區劃分經由人為操縱、加上引入集選區制(group constituencies),表面上是保障少數族裔在國會中的席位,實則是對小黨的另一個關卡。(譯按:新加坡某些選區需要提出「一組」四到六位候選人,其中包含一位非華裔,如果贏的話,這四到六位一起當選,表面上可以保障非華裔進入國會,但實則是讓反對黨找不到人選。)新加坡還大幅扭曲了多數制(first-past-the-post system)的定義。2011年人民行動黨贏得了60%的選票,卻擁有國會中超過90%的席次。李光耀跟其他領導人,也利用毀謗罪的官司來捍衛自己的名譽。反對黨的領導人發現,自己都被告到破產了。

批評者說新加坡跟北韓一樣,或是如吉布森(William Gibson)在1993年所說的,新加坡是「有死刑的迪士尼」。但李光耀的支持者認為,這樣的限制,是維持安定跟繁榮所要付出的小小代價。經濟成長率數字不會騙人:李光耀的政策是有效的。新加坡是個繁榮的城邦國家。跟北韓或迪士尼都不一樣,新加坡真正挑戰了自由主義的觀念,也就是經濟成長、繁榮跟自由應要並行。

中國領導人,更是醉心於新加坡的一黨獨大式統治。他們看到「西方式民主」的缺點:它的短期化;它無視非投票者的權益,比如說小孩跟外國人;以及它會把不夠格的領導人趕下台等。李光耀的「精英主義」提供了一個解決辦法。

但有四個特殊性,讓新加坡看起來是種異常現象。首先,是新加坡的大小。它是個擁有外交政策的城市,意味著新加坡的凝聚力,不是那些巨大、多元的國家可相比擬的。其二,它的凝聚力,又因為國家誕生時的動盪,而更加強大。1965年經過脫離馬來西亞的痛苦歷程後,新加坡政府從來沒有讓新加坡人忘記,以華人為主體,但被穆斯林國家馬來西亞、印尼包圍的新加坡,永遠都很脆弱。地理位置則是其三。新加坡的繁榮,受益於並非是那個地區的一份子。正如香港的繁榮,是因為它位於中國,而並非完全是中國的一部分。新加坡也是,它位於東南亞,但並不是東南亞的一部分。

只有一個李光耀
Only one Lee Kuan Yew

但最重要的是第四點,也是新加坡獨一無二的經驗,李光耀本身。他自身清廉,也讓政府異常清廉。他確保新加坡政府付給首長、公僕高薪。現任總理是他的兒子李顯龍,官僚體系仍保持著秩序跟清廉。跟許多其他帶領國家獨立的領導人不一樣,李光耀設計了一種超越自己的制度。新加坡政府宣稱,他們已經有夠多的選舉競爭,讓政府保持廉潔,但並沒有說選舉是失去政權的高風險行為。因此新加坡能夠作出避開民粹主義、作出對國家長久發展有利的決定。

但在多數國家,廉潔需要的是檢驗、制衡,以及反對人士不會每每被指責不愛國。比如說中國的席近平,已經打貪兩年了,但也沒有獲勝的跡象。而許多開發中國家,無論批評地是否有理,其反對派人士往往被視為叛徒。

新加坡的這套制度可能也不會比創造這套制度的李光耀多存活多久。新加坡人生育率不高,又老齡化地快,所以新加坡政府面臨更慷慨福利制度的需求。而經濟成長變得仰賴大量移民,憤怒的本地居民認為,移民壓縮了本地人的薪資,且在地鐵上一位難求。競爭,跟無可避免得重新選舉的平衡,正不舒服地轉移。新加坡模式,最終可能也會被證明無以為繼。

即使是在新加坡。

原文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