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ch 21st 2020

一場嚴重的流行病似乎是世上兩大經濟體撇開分歧、共同努力的機會。但並沒有;取而代之的是,美中關係已接近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的最低點。這場危機中,兩國進行人身攻擊、針鋒相對的鬥爭。

一些中國官員一直在提陰謀論,說美軍將武漢肺炎病毒帶到中國。同時,川普總統將Sars-Cov-2稱為「中國病毒」。他想強調病毒起源的一個可能原因是,停止中國往來航班是他少數迅速採取的行動之一。更憤世嫉俗的是,川普再次用言辭選擇讓媒體分心、激起媒體辯論 ー 究竟他是批評者指稱的種族主義者,還是說實話捍衛美國的人。跟檢驗為何川普在過去幾週淡化處理武漢肺炎議題相比,處理這個議題簡單多了。

3月18日時,中美間的仇恨又加劇。中國宣布驅逐在中國大陸工作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跟華爾街日報幾乎所有記者 — 這可是數十名記者。這是1949年毛澤東掌權後,中國最大的驅逐西方記者行動。

雙方的爭吵迅速增溫。 1月初時,中國無視美國疾管專家訪問武漢的要求,那些專家希望能評估早期爆發階段的情況。中國對1月底川普宣布非美籍人士禁止從中國入境美國一事感到憤怒。在武漢肺炎於中國降溫(至少暫時)的此時,與美國的混亂形成鮮明對比,中國官員正吹噓如何應對此疾病 — 他們認為這是一黨專政下的勝利。

現在美中兩超級強權的關係,比不到十年前的歐巴馬、胡錦濤時期糟的多。當時雙方也有很多歧見,但雙方領導人在一些如氣候變遷或金融危機等重大議題上還是互相合作。

在川普跟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間,則沒有類似的解方。川普政府中就充滿了對中鷹派,從歐巴馬、習近平都有簽署的巴黎氣候協定中退出,並進行貿易戰。逮捕美國境內的中國間諜、說服盟國的5G設備中不要使用華為系統。習近平則反擊,奉行更具侵略性的外交政策,並加劇了國內的鎮壓。

武漢肺炎在中國以外傳播開來的1月時,雙方至少還先暫緩了貿易戰。但緊張局勢在其他許多領域仍持續著;互相對記者下手 — ˋ這種從冷戰時代開始就有的劇本 — 最直接了當。川普政府在2月18日時宣布五間中國媒體是「外國使團」。隔天中國宣布驅逐華爾街日報的三名記者,表面理由是因為華爾街日報在頭條說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接著,美國五間中國媒體只能在美國境內聘僱一百人,這意味著實際上要驅逐六十人。這五間媒體分別是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日報、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以及人民日報的代理海天發展。

中國的反應,將對新聞業產生更大的影響,讓許多在中國的外媒必須放棄其頂尖特派記者。這也會讓許多香港人擔心;香港近幾個月才因為中國加強干預,而引起了多場抗議行動。中國說,被驅逐的記者,將也不能在香港工作。這打破了過去的慣例;過去即使被驅離的記者,也能在香港工作。中國中央政府已經挑明了,他們對外國記者控制,比香港那個自由許多的制度更優先。

近年來中國官員與許多西方國家對抗,但對美國則較為謹慎,而那個時代可能結束了。中國的嚴厲報復表明,中國領導人越來越願意冒與美國公然撕破臉的險。

中國對武漢肺炎起源的臆測,說明了這種變化。數個星期以來,中國、中國媒體上都流傳著許多荒謬的理論,說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是美國的生物武器,由中央情報局或陸軍生產,在去年10月於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事運動會期間,在武漢投放。3月12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有四十萬追隨者的推特上寫說:「可能是美國軍隊將這種流行病帶到武漢。」 「要求透明!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其他中國外交官也加入散播謠言的行列。一些美國官員也用毫無根據的說法反擊,說病毒來自武漢的一間實驗室。

川普說中國的陰謀論,是他用「中國病毒」稱呼Sars-Cov-2的理由之一。他否認記者說這是種族歧視的說法。但他的用語看起來可能會引發種族主義,包括他自己的員工在內。3月17日時,一位中國出生的美國電視記者在推特上說,白宮官員當她面前稱這種病毒是「功夫流感 (Kung Flu)」。

現在,雙方的互相侮辱也許還看起來有些幼稚。但隨著大流行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找代罪羔羊的情況也同樣會加重。如果死亡人數比現在多上許多,中美互相歸咎的觀點,將對看起來已很危險的兩國關係,產生深遠的影響。

原文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