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Jan 11th 2018

雖然父親提出請求,劉小姐還是拒絕回到家族事業,一間成立於1979年、位於台北郊外的小型電子零件公司。她是34歲的鑽石交易商,平時待在雪梨,她說她就是對斷路器之類的零件無法產生熱情。劉小姐說,她父親已經64歲,找不到接班人,但他更無法想像找一個家族外的人。他擔心外來的人,可能會把公司珍貴的客戶名單、供應商帶走。

台灣的經濟起飛,靠著是許多像劉小姐父親的人。這些企業家從零開始,成功建立了家族企業,而許多現在變得很巨大。這些企業仍然主導著台灣外銷為主的經濟,特別是在高科技產業。所有的台灣上市公司中,有70%是家族事業,中國是33%、香港則是40%。根據台灣董事學會的一篇報告指出,幾乎有四分之三的家族企業還是由創辦人負責日常營運。

接班危機很可能會成為最終的後果。台灣董事學會的蔡先生說,台灣企業由中文世界中最年長的那群執行長在經營著;台灣上市公司老闆的平均年齡是62歲,而中國是47歲。這些創辦人(還有那些沒上市的也是)通常避開外部人士;而他們的小孩通常都沒興趣。台灣PwC指出,僅有9%的公司已經寫了接班計劃;而全球平均是15%。

全球最大代工廠、台灣最著名企業之一富士康,是最被外界關心接班問題的企業之一。創辦人郭台銘現年67歲;在十年前,他請學界協助制定不同部門、子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接班計畫。台大的湯明哲教授是參與者之一,他說郭台銘原本想為他自己找一位接班人,但後來就放棄了。

郭台銘的子女們已表達對接班沒興趣,雖然大兒子郭守正謹慎地參與他在富士康的決策。郭守正在台北經營一間電子商城,也負責慈善事業,這些都由郭台銘的公司持股。但郭守正低調到,甚至連一位負責富士康的分析師,都忘了他的存在。其他的大公司,比如說廣達跟大同,也面臨了接班問題。

接班不是唯一的問題。蔡英文總統曾呼籲台灣的企業要創新,促請台灣製造業升級過去習以為常的生意模式,也就是接西方品牌廠的單,製造電腦、智慧型手機等產品。蔡英文政府試圖鼓勵新領域,包括智慧機械、綠色能源及生物科技。這也許跟家族企業的天性不一致。半官方的中華經濟研究院經濟學家魏聰哲,在最近的研究中指出,有年長老闆的公司,通常都只做短期計畫,大多仰賴過去的經驗,而不願意做出勇敢、破壞性的變革。

他們的孩子,通常在海外受教育,如果想在家族企業工作的話,可能會是潛在的破壞者。但這些二代通常會發現,他們從社群媒體平台、app上得到有關消費者偏好的知識會被忽略,因為他們的父母才有最後的策略決定權。

當下一代熱切參與,且也被傾聽時,台灣家族企業的習慣仍可能讓計畫走歪。在日本,家族企業通常只會有一個公認的接班人,無論他是血統純正,或是一個「被接受」的員工。而相反地,在台灣企業的做法,通常是把公司拆分給各子女。

有時候手足之間的競爭會失控。長榮集團旗下的長榮航空,是台灣除了華航以外的航空巨擘,自創辦人張榮發在2016年去世後,就陷入了前所未見的混亂管理。張榮發讓他的小兒子、來自二房(之前是他的情婦)的張國煒接班且為主要繼承人。由於張榮發的意志在法律上不夠嚴密,因此張國煒的三位異母兄長在董事會策反,把張國煒逐下董事長的位子,導致長榮集團的股價下跌。現在,張國煒準備復仇,在2019年將成立台灣第三間國際航空公司星宇航空。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