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7_blp904
Economist Feb 8th 2015

位於日本石川縣的加賀屋,是著名的日式旅館。加賀屋在海外唯一的分館,位於台灣首都台北,與當地業者合資。當四年多前台北加賀屋開幕時,其網頁上閃爍著多張日本時期(1895-1945)的黑白照片。旅館主打讓台灣客人「重新連結起遙遠的回憶」。這些日子以來,旅館的台籍女將服務的多是台灣客人。但她們穿著浴衣,學習日文及嚴謹的禮儀 — 不能踩塌塌米的邊緣,會帶來不幸。

相反地,中國跟韓國僅保留日本戰爭時期暴行的痛苦回憶。雖然台灣人民並沒有忘記歷史,但他們回想起來時,往往偏向日本人如何帶給台灣現代化(就像上圖,台北橋為台灣第一座鋼筋水泥橋樑,於1925年興建)。

台灣同時保持喜愛日本的心情,又能抓到與中國大陸做生意的訣竅。馬英九總統曾說,台灣與日本、中國所構成的文化三角,意味著能帶來更多的生意機會。台灣跟日本在2011年簽署了貿易保障協議,2013年則擬定了若干雙邊協議,來管理產業合作。台灣南部的三座科學園區,都為日本企業劃了專用區。

這樣強而有力的關係 — 加上日本國內商業的弱勢 — 讓越來越多日本企業認為,台灣跟其2300萬人口,是個很好的避風港:無論是從低迷的日本國內市場來看,還是著眼大中華地區的強大經濟。在安倍總理努力使用量化寬鬆、財政刺激、財政改革的「三支箭」來振興日本經濟時,日本企業則轉向海外,光是2013年度在台灣就有618項投資案,比台灣可以吸引到的任何其他國家都多,同時就案件數字來說,也幾乎是三年前的兩倍(大陸投資台灣則有嚴格的限制)。日本跟台灣企業聯手,將商品賣到中國大陸,以及世界其他地方。

投資案件的數目固然創下新高,但多樣性更令人印象深刻。2013年日本對台灣的直接投資金額是四億零九百萬美元,躍升為投資台灣第四多的國家;在這個階段,多是準備到國外一闖的中小企業。日本大型財團,早就乘著順風啟程。新一波的日本企業艦隊,規模從小拉麵店,到中型的建築業都有。即使日本經濟陷入衰退,2014年的前十個月,日本企業在台灣還是有393項投資案件。

台灣跟日本的商業關係,在戰後時期一直維持地很緊密。但台灣對日本的懷舊之情(有時甚至顯得俗氣),一直要到1987年解嚴、進一步成為民主國家後,才真正綻放。也許因為蔣介石的國民黨,留下令人厭惡的遺產,又更加劇了這項事實。蔣介石的國民黨,接手了結束日本殖民統治的台灣,黨國集團痛斥日本在戰時的犯行,但許多本省台灣人,對發生在1947年、許多同胞被殺害的228事件,更感到心寒。這場屠殺發生時,有多達兩萬人遭到殺害。在蔣介石跟其國民黨抵達台灣前,就住在這個島上的台灣人認為,國民黨跟日本殖民者一樣壞 — 甚至更壞。

日本企業也發現,數以萬計在中國大陸有工作、生活經驗,又能說流利中文的台灣人,是一大助力。因為東海議題,中國的反日情緒暗潮洶湧,而安倍晉三是位保守派的民族主義者,無法化解此事。台灣資誠會計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奥田健士指出,中國境內跟日資相關合作的計畫通常會失敗。日本的中小企業,通常視跨越東海至中國投資一事為畏途。奧田說,「他們認為自己沒有足夠能力,或是無法自行投資中國」。

所以許多日本企業跟台灣公司成為伙伴,一同進入中國市場。一位台灣官員說,從胰臟癌的治療到電子零件的生產,雙方在許多產業都是合作夥伴。2009年日本知名的醬油製造商龜甲萬,選擇了台灣的統一企業作為合作對象,販賣符合當地口味的醬油到中國市場。

台灣卡普空(Capcom)是日本知名電玩企業的子公司,總經理越知雄一說,企業內部有關中國的生意,多數由台灣卡普空負責,其中大部分是有關遊戲授權。他說跟日本卡普空的同僚相比,台灣員工對中國人做生意的方式,有著更深的了解。台灣一間電腦軟體公司,凌群電腦的總經理劉瑞隆說,他觀察到日本的軟體公司多數走不出國內市場。凌群電腦希望,藉由該公司在中國以及其他地方擁有網絡的優勢,來協助這些日本廠商。

台灣在這文化三角中的根基很穩固。最近的縣市長選舉中,支持獨立的民進黨取得壓倒性大勝,這也讓他們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中,非常有可能勝選。一般意見認為,民進黨執政將會使得台中關係惡化,但現在看起來,在獨特的兩岸商業關係中,很難有任何事情,能帶來大變動。台灣企業非常著名的一點,是在跟中國做生意時,無論政治氛圍為何,往往能讓規則轉彎。跟國民黨的支持者比起來,民進黨的支持者對日本更有好感。任何台灣政府的變化,都有可能讓台灣更親近日本。

原文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