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Economist May 16th 2015

感性跟實際行動間的鴻溝,就如同地中海這麼寬。5月13日歐洲執委會發表了一份解決移民問題的計劃報告。移民中包括那些搭船,冀望能踏上歐盟土地尋求庇護的北非民眾;不過更可能發生的是,他們跟著經過船隻所帶起的波浪載浮載沉。這份報告的作者群感嘆,這些成千上萬難民溺水,身家被交由天命的羞愧事件,是因為減少了海軍巡邏艦艇的數量(這些巡邏艦艇被外界認為撿起太多難民)。但執委會對於此事該如何處理的想法,令人惋惜地並無太多著墨。

殺雞需用牛刀
A nut to crush a sledgehammer

中東的戰事、非洲的迫害行動,以及人類普遍追求更好生活的期望,都是逃往歐洲移民潮增加的部分原因。光是敘利亞的戰事,就讓四百萬人逃離國門,塞滿黎巴嫩、土耳其跟約旦的難民營。這股浪潮無法輕易乾涸。

並不是所有難民都能在歐洲找到新生活。聯合國公約明確表示,只要這些人一抵達歐盟境內,便自動符合難民資格,因為他們需要保護。相對地,經濟移民則否。一個國家可挑選經濟移民,將不想要的移民遞解出境。

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上是一場人類悲劇。人口販子收取數千美元,然後再搶劫、強姦他們的顧客。尋求庇護的難民跟經濟移民混在一起,所以那些熬過海上旅程倖存的人,會擠在難民營等著分類。那些無法成功得到庇護的人,僅有不到40%被遞解出境。某些國家,比如說瑞典跟德國,接收了很多難民。但歐洲許多國家,包含英國,就不是那麼情願。4月時僅僅幾天內,在地中海上就有超過千人溺斃,這些事件引起了國際公憤。本週的報告理應要確保這種悲劇不再發生。

報告中某些建議方法也如外界預期。比如說,執委會建議海軍巡邏艦的預算應該提高三倍;歐盟應該對人口販子使用武力取締;以及歐盟各國應該要加快從經濟移民中分出難民的腳步。還有一些更深入的意見;現在難民由著陸的該國負責,而歐盟執委會希望歐盟國家可以根據各國能力,來分攤接納,這是正解。比如說各國的GDP、人口、失業率以及過去接納了多少難民等。

跟泰國還有印尼相比,這樣的計畫是同情心的典範。那些國家把從逃離緬甸、孟加拉的人,推回海上。但歐盟的計畫,在兩個面向上行不通。首先,任務本身的規模跟所需的努力是不對等的,人口販子將還是無法被阻止。援助發展的數億歐元資金,也無法不讓經濟移民繼續遷出。而針對那些敘利亞難民主要前往的國家,所挹注之援助又太少。執委會認為歐盟應該接納那些還在第三國的難民,總數兩萬人。而聯合國認為,歐盟每年都應該接納兩萬人。另一方面,這個計畫一定會無疾而終。跟愛爾蘭不同,英國已經拒絕分攤難民數。縱使在道德上應該受到譴責,多虧了豁免條款,英國此舉是合法的。將在6月對這份計畫書內容舉行辯論,到時其他國家也會尋找降低責任的機會。

唯一的方法,是在北非設立營地,收容那些從海上救起的難民,並對庇護申請者進行分類。要做好是很困難的。北非諸國會需要資金來營運這些營地。過程必須要兼顧快速跟公平,經濟移民可以被送回家。但接納更多難民,是歐盟國家無法避免的事。

原文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