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4_LDP001
Economist Jan 4th 2014

從2010年左右開始,從共和黨衍生出去的茶黨就將美國政壇掀得天翻地覆。雖然茶黨內部組成複雜,但多數成員都深信三大信條:首先,現在的統治菁英已忘卻美國的建國理想;第二,聯邦政府是一擁腫又自私自利的龐然大物;第三,非法移民是維持社會秩序的威脅。茶黨運動的興起,是美國政界四分五裂,以及要改革預算、移民法困難重重的主要原因。

而歐洲現在也出現了類似的事情。各個支流黨派紛紛崛起。主流黨派跟選民都對他們的成功感到憂慮,美國如何跟茶黨交手的經驗值得借鏡。

被壓縮、憤怒的中產階級

茶黨跟歐洲的那些支流政黨有幾個主要的不同。茶黨派系還依存在美國的主流政黨(共和黨)裡運作,且根於小政府保守主義的價值傳統。歐洲的這些政黨則是叛逆的小黨,有些還從極右派轉變而來。歐洲的這些小黨甚至比美國茶黨更多元。挪威的進步黨(Progress Party)跟匈牙利兇殘成性的攸比克黨(譯按:Jobbik,全名Jobbik Magyarországért Mozgalom,直譯為更好的匈牙利運動,為匈牙利民族主義極右派政黨)就天差地遠;英國獨立黨(UKIP)的法拉吉(Nigel Farage)就看不起對岸的瑪琳(Marine Le Pen)跟其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但茶黨跟歐洲這些政黨還是有些相同之處。他們是憤怒的民眾,想回到過去相對簡單的年代。他們也都擔心移民。他們從被壓縮的中產階級中產生 — 這些人認為社會頂層的菁英跟社會底層的寄生蟲都越來越繁榮,但都是犧牲一般受薪階級換來的。他們也相信權力核心 — 華盛頓或是布魯塞爾 — 被官僚把持著,醞釀著一些計畫要來支配人們的生活。

歐洲的主流政治人物試著將這些小黨邊緣化,說他們是瘋子、種族主義者或是法西斯主義者。但這沒有效,部份原因是因為許多小黨都下了功夫讓自己成為受人尊敬的政黨。英國獨立黨、民族陣線跟荷蘭的自由黨(PVV)都有可能在五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獲得多數選票。55%的法國學生說他們考慮投給民族陣線。挪威進步黨是內閣的一份子。斯洛伐克才剛產生一位新的極右派地方首長。再加上左派的政黨,比如說希臘的左翼聯盟(Syriza)跟義大利的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現在是歐洲主流政黨自二戰以來力量最微弱的時刻。

這些支流政黨運作地這麼好,部份要歸因於主流政黨作得很差。政府鼓勵消費者借貸、放任銀行、又把使用歐元設定成歐洲一體化的最後一塊拼圖。過去五年間,一般民眾為這些蠢政策付出代價:更高的稅、失業、福利縮減以及薪資停滯。

茶黨認為國家原本應該要照顧人民,但現代國家似乎被設計成照顧自己。本刊對於茶黨之洞見感到認同。歐盟內許多國家的少數選民,都認為歐盟缺乏合法性,而歐盟本身並沒有回答此疑問 — 而這對歐元的存在將會是迫在眉睫的威脅。但歐洲的這些支流政黨更進不只一步。

荷蘭自由黨的黨魁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稱可蘭經是「法西斯書籍」,伊斯蘭教是「極端主義宗教」,他就是為鼓動仇恨。當民族陣線的瑪琳要求政府保護法國企業,免於受外國企業競爭,她其實是在威脅說,要讓自己的同胞更貧困。當英國獨立黨跟英國民眾保證,自外歐盟,但處於一個他們自行設計的自由貿易區才得以繁榮,這是叫賣幻想。科技進步、經濟自由的必然結果,是日漸分配不均跟移民增加,而前者是大多數人不願意放棄的。

但這些事情無法阻擋瑪琳這位聲勢正在上升的政治人物,她相信自己可以在十年內入主愛麗榭宮。這發生的機率不高,部份原因是因為全國大選跟歐洲議會比起來,比較不容易受賭爛票(protest votes)的影響。再者,當歐洲各地的茶黨越接近權力核心,他們就越可能把自己無能跟分裂的一面表現出來。但這些政黨並不需要贏得選舉,也可以在引領輿論或是成為改革的阻力。這就是為何歐洲人需要將這些茶黨掃地出門。

誠實為上策

在對希特勒的記憶鮮明時,將這些支流政黨打成法西斯主義者會有用;但現今的選民正確地認知到這樣的行為只是恐嚇戰術而已。即使是妖魔化這些支流政黨的主流政黨,也會為了迎合選民而採行前者的某些政策(的減弱版) — 反移民、反全球金融,以及反歐盟。但主流政黨因為了解甚麼是可能的、甚麼是合法的,因此有時候會顯得綁手綁腳。結果最終給人一種「知道甚麼事應該被修正,但沒勇氣去做」的感覺。

從美國得到的教訓是,如果歐洲的政治人物不想被這些政黨牽著鼻子走,他們就必須提出反對意見。當共和黨領袖順從茶黨要求,把信念看得比政府運作更重要時(比如說,政府關門一事),他們在大眾間的評價就一落千丈。共和黨的死硬派候選人滿足了茶黨的信念,但卻嚇跑了還沒決定投票取向的選民。付出的代價是最近一次選舉中的參議院席位,以及2012年的總統大位。政治人物必須要努力解釋各種選擇以及消除誤解。歐洲單一市場是繁榮的來源:去作大這個市場。東歐的工人付給政府的多於他們取得的:去歡迎他們。準備好出聲的政治人物會發現多數公民是可以面對事實的。

最後,選擇是降臨到選民自己身上。茶黨在美國可以興盛的部分原因是,少數選民可以決定初選的結果,尤其是選區劃分不當,產生傑利蠑螈(Gerrymander)選區的席次。歐洲議會選舉時,許多選民懶得投票。這對這些小黨來說,是份大禮。如果歐洲人不希望這些政黨奏凱歌,他們應該走進投票所。

原文

    文章標籤

    茶黨 歐洲右派

    全站熱搜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