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pr 5th 2018

東京(當時還稱作江戶)市內東北方的吉原,是十七世紀時少數的幾個紅燈區之一。不分男女妓走在街上,提供各式服務。四百多年後吉原仍是性交易的中心,但客人的慾望變得較含蓄。如「女帝」等許多提供泡泡浴(穿著貼身衣物為男性提供擦澡服務)的店家,價位落在約一萬日圓上下。

吉原的轉變,更廣泛地反映了日本性產業的變化。很難取得可信的數據,但以硬性服務標價(比如說陰道性交,雖不合法但許多地方都可取得;或是口交,這是合法的)的軟性服務看起來越來越受歡迎。社會學家山田昌弘說,一直以來日本的性交易就不是只有性交,還有對親密關係、浪漫的渴求,而這樣的服務越來越多。

比如說有越來越多的日式酒店(キャバクラ)出現,女性媽媽桑會送上飲料,並陪伴男性客人聊天。還有角色扮演的店家,讓男性從模擬醫生手術、電車車廂中的幻想中(理論上不包含達到男性高潮,不過只是理論上)得到滿足。自慰店(オナクラ)則讓男性客人自慰,女性店員在旁觀看。色情片產業也蓬勃發展。

這樣更趨軟性服務的轉變起於二次大戰結束後,當時過於謹慎的美國佔領方,於1958年要求日本認定性交易為非法事宜。但近期的人口、經濟因素,加速了這樣的轉變。日本超過六十五歲的民眾有約28%,是世界各國中比例最高的。矢野經濟研究所的松嶋克仁(音譯)說,這些老人以健康狀態活得更久,但追求的是「更軟性、更含蓄的服務」。

老而彌「堅」
Elderly, not abstinent

最近一期的週刊Post中,報導了有些老人去泡泡浴「只為了與那些泡泡孃聊天」。一位在廣島經營「delivery-health(デリヘル)」的業者說,老年人已經取代二十代的男子,成為主要客群。他說,跟進行性行為相比,他們只想要花時間讓年輕女性陪伴。

風俗雜誌「俺の旅」的編輯生駒明說,現在他們出版的目標讀者是五、六十歲的男性。照片很端莊:沒有性器,也沒很多胸部。一位拄著拐杖在連鎖成人百貨「M's Pop Life」附近閒晃的老人,可以發現裡面許多商品是針對他而來。比如說由帝塚真織主演的「銀髮情色」;帝塚真織當了九年的AV女優以後,在去年以八十歲的高齡退休。

在此同時,日本的性產業也在調整方向,以迎合那些對肉體樂趣不太感興趣的日本年輕人。年輕日本男性曾經流行到吉原獻出第一次,日文稱之為「筆下ろし」。現在的童貞則可能一直維持下去。最近一份調查顯示,有42%的未婚男性及44%的未婚女性,在35歲前從未有過性經驗(超過50%的日本男性、60%的日本女性,在30-34歲這個區間結婚)。山田昌弘說,許多年輕人覺得性很麻煩。而松嶋克仁則說,提供給年輕男性的服務,通常是「讓他們自己來 — 準性行為」。讓自慰更愉悅的服務越來越蓬勃,比如說在網路上裸聊的服務,或是提供顧客私人空間來看成人DVD。

有些人認為,這一切是日本男人「性」心不再的信號。日本媒體探討害怕獨立女性的「草食男」議題。女僕咖啡的服務生在上菜時,會先把菜吹涼,再把食物送到客人口中。這樣的咖啡廳裡面,充滿了男性(還有觀光客)。在「添い寝屋」的咖啡廳裡中,客人付錢,讓他們可以躺在女生的旁邊。多付一點錢,還可以獲得拍拍,或是讓女生盯著你看。社會學家認為,缺乏自信還可能造成性產業中另一個趨勢:對年輕女孩的戀物癖。舉例來說,某些商家提供與學生服裝扮女性散步或相處的機會;而這是合法的,只要性工作者不是在就學年紀。

經濟可能在性產業演化中,扮演了某種程度的角色。一擲千金的泡沫經濟時代已經過去;經營應召服務服務的業者說,性很貴,但去女僕咖啡可能只要花上一千日幣。而傳統性產業的衰退,不代表整體成人娛樂產業是下滑的。矢野經濟研究所的一份報告指出,即便日本人口老齡化、人口減少,與性相關的設施、服務仍在2014年時成長了2.1%,而情趣商店的銷售額也成長將近1%。全世界最大的成人網站Pornhub說,日本是他們第四大的流量來源。

前文提到的生駒明,認為部分原因是日本對性產業的接受度,比其他地方高。許多公司仍會把類似脫衣舞俱樂部的地方,看成招待客人娛樂的場所,而色情雜誌在多數的便利商店中也買得到。無論日本男性是否失去了插入的性趣,他們並不缺乏各種有創意的選擇。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