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pr 11th 2018

英國人幾乎每天早晨醒來時,都會有則關於他們失能公共服務的壞消息。暴力犯罪的增加,歸咎於警力削減;整個冬天,國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蹣跚而行。英格蘭地區的流浪漢,從2010年起幾乎增加了三倍。這些壓力很可能在未來幾年能繼續加劇,部份原因是人口高齡化。官方預測顯示,若長期要讓財政平穩,必須要增加約八百億英鎊的稅收或是減少八百億英鎊的支出,這約莫是GDP的4%。削減支出不太算是真正的選項,所以政治人物在想要如何增加稅收。他們應該要怎麼做呢?

廣泛地來說,一個政府可以對三件事情課稅:所得、消費以及財富。經濟學家希望稅是簡單、有累進性的(progressive),也必須避免無意間扭曲了經濟行為。累進性是工黨財稅政策的指南;工黨希望將營業稅由19%上調到26%,並提高年收入超過八萬英鎊者的稅率。但稅賦制度是否需要這麼大劑量的額外累進性則未知;英國稅賦制度的重分配性,與OECD成員國平均差不多,能降低三分之一稅前所得不均的情況。且一旦超出某個特定點,累進性便會與效率相衝突。OECD的研究顯示,課徵所得稅,會比課徵消費稅或財富稅更令人不想工作,也因此遏制經濟成長。這表示,英國相對低的所得稅,其實是個優點,而不是一個應該修正的問題。

這樣就剩下消費稅跟財富稅。增值稅(VAT)看起來需要改革,這是一種20%的消費稅。過於多項的豁免條目 — 食物、兒童衣物還有其他許多項目 — 讓英國增值稅僅約涵蓋一般人購買品項的一半,這是OECD成員國中洞第七大的。勇敢的改革會使得增值稅能幾乎涵蓋所有消費,這足夠填上英國的財政大洞。但那是累退的(regressive,隨納稅者收入增加,實際稅率遞減),所以政府必須幫助輸家。財政研究學會(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認為,把大多數增值稅的豁免項目移除,然後補償窮人(比如說提供更多福利),仍可以有許多盈餘。

增加財富稅,對房地產到金融資產的所有東西課稅,則是最後手段。有些人認為,英國的有錢人已經付了夠多稅。英國課徵的財富稅,占整體稅額的比例,是所有OECD成員國最高的。然而,財富稅是對經濟成長最友善的稅賦。儘管房價泡沫讓近年來的財富累積增加,但政府從財富稅獲得的收入,卻幾乎沒有增加。對屋主課稅是政治毒藥,但不久之後可能就必須要進行。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